流氓师表 235-236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235章 就是那一小厘米

  话说彭磊费尽了唇舌,终于哄得小梅上勾了,羞答答地翘起双臀,任由彭磊用他那坚硬而火热的玩意,肆意的在她敏感的羞处撩拨着她,小手儿也警惕地捂在那妙处,生怕磊哥趁她不注意,一不小心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明晃晃地月光照在他俩身上,让林外偷看的杨柳看得好不真切,只见彭磊喘着粗气,挺着样黑漆漆的大家伙,在小梅雪白的俏臀间来回滑动着,小梅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晃动着,小嘴里亦发出似有若无的呻吟声,似乎是很舒服的样子——杨柳看得目瞪口呆,吃惊地暗道:他那个玩意不放进,光是在外面磨来磨去的,难道这样也能舒服吗?可看他俩的样子似乎很享受的样子,不光是正在上演活春宫的小磊和小梅了,就连她这个旁观者也都有些受不了了,两腿之间骚痒得厉害,小腿肚儿发软,只好靠在了一棵小树上,伸手到两腿间一摸,天,那里居然湿了,手指不经意间碰到那粒敏感的豆核,忽地身子一颤,一股粘粘的骚水竟从肉缝里面溢了出来……

  她一直都以为自已对性比较冷淡,却不料只是在这偷看了一小会,居然就产生出这么强烈的反应来。

  更令她受不了的是,小磊这家伙老是不停地在小梅的臀缝那磨蹭着,却迟迟不见他更进一步,乌黑而巨大的肉棒与小梅那娇小雪白的俏臀形成鲜明的对比,巨大的反差给她的视觉和心理上造成了强烈的震憾感,同时竟然又生出意犹未尽的感觉,老是在想着这家伙怎么还没进去呢,进去之后又会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仿佛一只小猫,隔着橱窗能够闻到里面鲜鱼的味道,却又没法吃到口,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此刻的小梅在彭磊的逗弄下,便有如这种心情,敏感处传来的酥麻快感让她象小猫似的呜呜地叫着,全然忘了少女的矜持,很自然地摇晃着俏臀主动地迎凑上去,心里只有一个渴求,那就是让自已的身子和自已喜欢的人儿紧密地贴和在一起,让他更加用力地磨擦着她的娇嫩,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内心充盈的饥渴。

  这时侯,就算彭磊要进入她的身子,她也不会拒绝了。

  彭磊早已兴奋得不得了,下面那玩意硬得象爆炸了似的,再也无法忍耐了。见身下的小梅已然情动不堪,馒头似的阴户上溢满了爱液,应该很容易容纳自已的巨物了,他这才搂着小梅的双臀,悄悄地将龟头顶在了小梅的肉缝间,找到了那眼凹陷的肉洞,他害怕小梅一会察觉过来坏了他的好事,所以这一击至关重要,勿必要一举直捣黄龙府才行。

  他深吸了一口气,腰身一挺,肉棒猛地往她那窄小的肉洞内刺入——不好,这家伙要坏了小梅的身子了。眼看着彭磊的动作有异,而小梅仍旧还蒙在鼓里,树林外的杨柳忽然醒悟过来,不行,一定要制止他,绝不能让这小坏蛋得逞。

  “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杨柳娇喝一声,猛地站直了身子,冲进了小树林。

  “啊……”

  竟是彭磊和小梅同时发出的尖叫声。

  小梅正在意乱情迷之际,羞处忽地被一样巨大的异物侵入,剧烈的扩张感疼得她立刻就清醒过来,紧接着便听到了杨柳的怒喝声,杨柳的身影已然冲到了她的面前,小梅立刻便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惊得她象小鹿似的跳了起来,一个漂亮的后踢腿,一脚就把彭磊踢倒在地,提起裤子,羞答答地捂着小脸,飞一般地溜走了。

  彭磊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满以为这下子可以把小梅给拿下了,哪知道肉棒刚插进去了一小截,就被杨柳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娇喝给生生的厄杀了,吓得他当时一哆嗦,顿时就走偏了,差点就把老二都给折断了,偏生小梅这时侯把小屁股猛扭,肉棒脆生生地被她从蜜穴口挤了出来,弹到了一边,立刻便疼得他尖叫起来,随后被小梅一脚踢倒在了地上。

  彭磊明明都已经插进去了一小截,龟头顶端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小梅阴户内的温热紧凑所带给他的超强快感,只要再进去一小厘米,或许只要再多给他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能突破小梅那层薄薄的处-女膜,完全的进入到她的蜜穴里面了,可偏偏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被突然冒出来的杨大书记给生生地毁了。

  毕其一功,却毁于一旦,这世上最郁闷的事莫不于此了,彭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捂着胯下那玩意,一时间郁闷得内流满面,眼泪鼻涕哗哗地就下来了。

  杨柳踢了他一脚,怒道:“你还不起来,赖在地上干什么?”

  彭磊不敢辩驳,灰溜溜地爬起来,胯下那玩意兀自硬邦邦地露在了外面,杨柳俏脸一红,飞速地瞟了一眼,急忙把脸扭向了一边:“还不快把你的丑家伙收起来,你还嫌不够丢人?”

  暗道:这小坏蛋的本钱还真是巨大,刚才要不是自已及时制止,小梅现在只怕已被他这大玩意给折磨得受不了了。想到这里,芳心竟不觉有些酸溜溜的,很有点狐狸吃不到葡萄时的感觉。

  彭磊借着月色,小心地察看了一番,还好,还没被突发事情给弄坏了,虽然隐隐地有些生疼,但依旧象人-民-币一样的坚-挺。

  彭磊自言自语道:“兄弟,今儿个真是委屈你了,改天哥哥再好好地补偿你。”

  杨柳听得莫明其妙,竟不自觉地转过身来,却见他正用手轻拍着自已的那玩意,小心地安抚着它,那玩意此刻仍旧还是粗粗地挺着,猩红的龟头看上去十分的恐怖骇人。

  杨柳羞得俏脸通红,嗔道:“小磊,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呢,还不赶紧收起你的……那个玩意?”

  “杨阿姨,我是说你就不会晚点再来吗?”

  彭磊手忙脚乱地拉着裤链,拐着弯地埋怨着。

  “亏你还有脸说,是不是我晚一点来,你就可以抓紧时间把小梅给祸害了,是吧?”

  彭磊分辩道:“杨阿姨,瞧你说得这么难听,这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祸害了?”

  杨柳不觉一震,随即又质问道:“可是你都已经有女朋友,还要去玩弄小梅,难道你还能对她负责吗?这不是祸害又是什么?”

  “我当然会对她负责了。”

  杨柳没好气道:“你怎么对她负责,是不是要为你的花心找个博爱的借口,哄骗小梅让她当你的小情-人,或者娶回家来做你的小老婆?”

  彭磊振振有词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只要两情相悦就行了,博爱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一个男人就不可以同时喜欢几个女人呢?反过来,一个女人照样也可以同时喜欢几个男人嘛!”

  “谬论,小磊,你实在是太荒唐了。算了,我不想再和你争论这个话题了。”

  杨柳怒不可遏地转身就走。

  回到屋里,赵医生还坐在堂屋里看电视,小梅早已躲进了她自已的房间,赵医生有些纳闷地问道:“杨书记,小梅她怎么了,怎么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大概是和小磊吵架了吧?”

  杨柳跟赵医生打了个招呼,便推门走进了小梅的房间。

  “小梅,今晚咱俩一起睡可以吗?”

  杨柳微笑地看着和衣躺在床上的小梅。

  “好啊!”

  小梅的脸上红晕未散,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她。

  杨柳微微一笑,坐在了小梅身边,定定地看着她,忽然问了一句:“小梅,你喜欢彭磊吗?”

  “我——不知道啦!”

  小梅把脸埋到了枕头下。

  都让人家又亲又摸了,甚至差点就被那小子给吃了,还说不知道?杨柳也被她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笑道:“喜欢便喜欢,不喜欢便不喜欢,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杨阿姨,我自已也不知道。”

  小梅的眼神一暗,叹道,“刚认识磊哥的时侯,我是特别的讨厌他,一看到他就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两脚就把他踹倒在地上了。可是后来和他接触得多了,特别是在他奋不顾身地帮助小丽时,我才发现磊哥他这人其实并不坏,甚至还有些傻得可爱。”

  回想到彭磊在自已家住的那十多天里,每天被自已欺负时的情景,小梅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甜蜜的笑容:“后来慢慢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老是会想着他,虽然明知道他还有别的女人,可仍旧控制不住自已的去想他,甚至莫明其妙地就会生他的气,可他只要对着我一笑,或者跟我说几句好听的话儿,我就会开心得不得了,就象今晚磊哥他,他虽然对我做了那种……事情,可我一点也不恨他。”

  杨柳不禁暗暗心惊,这小丫头陷得挺深的,真不知那小坏蛋使了什么魔法,能让这么个漂亮的小姑娘爱他爱得那么深?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睡觉吧!”

  “嗯!”

  两人脱去了外衣,并排躺在了床上。小梅仍旧有些小兴奋,似乎还没从今晚的激情中醒过味来,期期艾艾地问道:“杨阿姨,我问你件事行吗?”

  “说吧,什么事?”

  杨柳关了灯,懒洋洋地答道。

  “杨阿姨,你说做那种事真的会很舒服吗?”

  小梅双手撑在下巴上,漆黑的眼眸在黑暗中不停地忽闪着。

  杨柳哗地坐直了身子,重又打开了灯,惊呼失声道:“小梅,你是不是让小磊这家伙给那个了?”

  小梅扭捏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给那个了,我就觉得下面有一点点疼。”

  “天啊,这个该死的坏家伙。小梅,你老实地回答我,你是不是被他的那个东西给弄进下面过了?”

  小梅羞道:“我当时被磊哥弄得稀里糊涂的,也不太清楚,好象被他弄进去了一小截,当时就觉得疼,再加上你来了,我就用力地甩脱了磊哥哥的那个东西,跑开了。”

  该死!杨柳暗暗地骂了一句,暗自懊恼自已终究是晚了一步,还是让小磊这家伙给弄进去了。急忙问道:“那他有没有射出些东西在你里面?”

  小梅好奇道:“什么东西?”

  杨柳摇了摇头,叹道:“就是男人那地方射出来的精-液,要是被他弄在了你的下面,就极有可能会让你怀孕的。”

  “啊……”

  小梅这下也慌了,“杨阿姨,我是不是会有小宝宝了,这可怎么办呢?呜呜呜……”

  “小梅,你先别哭,让阿姨看看你下面,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杨柳迟疑道,刚才在树林里看到他的那个玩意,好象还是硬硬的,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射的吧?

  小梅早已慌成了一团,闻言赶紧脱下了小裤头,羞答答地张开双腿让杨柳帮她检查。

  就着有些昏暗的灯光,只见小梅两腿交界处的耻骨微微地隆起,一小丛稀疏的阴毛被小穴内流出的春光浸湿透了,到现在都还没干,打着卷的趴伏在那里,在灯光下闪闪发亮,阴户象馒头似的高高的隆起,中间一道粉红的肉缝,红白相间,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很是漂亮,两片稚嫩的花瓣略略地有些发红,虽然比较湿润,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出血和破裂的现象,也没有什么白色的可疑液体,处-女膜也还完整地保存着。

  杨柳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小磊的那个东西只是刚接触到小梅的下体,或者只是进去了一小厘米,还没有接触到处-女膜,便被自已生生地阻止了。

  “杨阿姨,怎么样了,你快说呀?”

  小梅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哦,小梅,没事了。”

  杨大书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开心地逗起了小梅,“这回你可以放心了,多亏我刚才及时的站了出来,你的磊哥哥才没来得及坏了你的身子,你现在仍旧还是个完壁无暇小处-女。”

  “真的吗?太好了,杨阿姨,谢谢你。”

  小梅开心得忘乎所以地跳了起来,雪白的双腿间那一抹淡淡的杂草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好了,这回该睡觉了吧?”

  杨柳很疲倦,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对她实在是有些震憾,包括赵医生说的那些话,以及……以及小磊那根丑陋的东西老是在她脑子里晃来晃去的。在她的印象里,她已许久不曾失眠过了,而今晚她却为了一个小男孩再一次地失眠了。想到这里,她便脸红不已。

  而那个罪魁祸首彭磊,此刻正坐在堂屋里,一边抽着水烟筒,一边和小梅的父亲探讨着一些深奥到无法用医学来解释的东西,比如说他身上的那些蜂毒给他带来超强性-能-力的困扰。

第236章春梦了无痕

  失眠的滋味是很难受的。

  身旁熟睡中的小梅从鼻翼间轻轻地发出均匀气息,杨柳竭力地屏除内心的杂念,听着屋外徐徐的山风,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小羊羔,一只,两只,三只,数着数着就有些迷糊了,咦,这羊群里怎么冒出来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朦胧中只见这头狼忽然变成了一个男人,并且还朝着她走来,站在她的面前定定地望着她,那模样儿象极了彭磊这个小坏蛋。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忽然弯下腰来,大手直接抚上了她的酥-胸,她慌乱的想要挣扎,可是身子象中魔法似的动不了,嘴里亦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在自已那对巨大高挺的玉-乳揉捏着,芳心内既羞又恼,可他的手却如有魔力一般,轻柔地拨弄着她鲜红而敏感的乳尖,酥麻的快感从乳尖扩散开来,一直传递到四肢百胲,浑身的肌-肤毛孔都伸张开来,透着说不出的舒服,使她忍不住轻声地呻吟起来……

  但是,小坏蛋的手似乎并不满足于对她玉-乳的侵略,还在一点点地往下移动,并最终来到她双腿紧闭的三角地带,掌心紧贴在她的肉缝上,手指在她那敏感的阴蒂上肆意的抚弄着……从羞处传来的阵阵快感令眩晕,使她象是置身于无底的深渊,只想要彻底的沉沦下去。

  所幸,她在这沉沦的过程中突然清醒了过来,也不知从哪里使出的力气,猛地挣脱开他的狼爪,大声地叫了起来。

  “不要!”

  随着这声娇呼,杨柳算是彻底的醒了过来,睁眼望去,就见彭磊弯着腰站在她的面前,双手兀自向她伸来,离她的身子不过几厘米的距离,脸上那盈盈地笑容在她眼里显得好生的邪恶。

  杨柳触电似的往后一靠,猛地坐了起来,条件反射地捂住了双峰,怒喝道:“你想干什么?”

  彭磊面不改色心不跳,很坦然地缩回了手,道:“阿姨,我是来叫你起床吃饭的啊!”

  “起床吃饭?”

  杨柳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可是小磊的手怎么伸到了自已的面前,不会是他趁着自已熟睡,趁机……

  “你刚才都对我做了什么?”

  她狐疑地盯着彭磊的脸,又看看他的手,表情复杂地问道。

  彭磊正色道:“杨阿姨,你看我象这样的人吗?”

  “象。”

  杨柳到现在也不敢肯定,刚才那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的?

  “杨阿姨,你别误会,我刚才看你的表情好象很难受,被子也掉到了一边,怕你着了凉,就想帮你盖下被子,而你又恰恰在这时侯醒来了,所以才会让你产生出这样的误会来。”

  “是吗?”

  杨柳仍有些半信半疑,目光在彭磊身上扫视,想要寻找着破绽,忽然发现这家伙微微地躬着身子,双手不自然地放在两腿间。她顿时疑心大起,猛地拨开了他的手,只见彭磊裆部涨鼓鼓的隆起一团帐篷来,被裤子将整根棒棒的形状都给绷了出来。

  杨柳不由得柳眉倒竖,红着脸怒道:“你还敢说没有?你要是没对我动手动脚过,你那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彭磊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用手往她身上一指道:“阿姨,你也知道我是个正常的年轻人,早上又是男人的那个旺盛期,你穿成这个样子,我能没有反应吗?”

  “哦,啊……”

  杨柳经他一提醒,低头朝自已望去,这才发现自已就只穿着内-衣裤靠在床上,胸口那隐约的峰沟和一大片雪白的肚皮全都露在了外面,被子仅遮盖住了双腿,极富弹性的黑色三角裤紧绷在三角地带,将她微微隆起的羞处完全的凸现出来。

  天啊,这条内-裤可是超薄型的,这岂不是让这头小色狼看光光了,杨柳一时羞得不行,失声惊呼着,把整个娇躯缩进了被窝里。

  嘿嘿,现在才发现,晚了,不光被俺看光光了,甚至还……没说的,咱们的美女书记真的是很伟大,胸怀宽广到那个波涛起伏啊!而且软硬适当,弹性极佳,摸上去肤滑皮嫩,手感十足。

  彭磊适才进来叫杨书记起床,却没料到正撞见她的被子掉在了一边,漏出里面大片的春-光,两团雪白高耸的玉-乳束缚在略显得有些窄小的黑色文胸内,象两只活蹦乱跳的大白兔,随着她的呼吸有劲地晃动着,露在外面的乳肉上青色血管清晰可见,中间挤出一道深深地乳白色的沟壑来,勾得他魂都快没了。

  他接连叫了杨柳好几声,见她睡得正香,怎么也喊不醒,这一大清早的,美色当前,让他不由得色心大起,哪还顾得上她的身份是什么了,隔着罩罩在她的酥-乳上摸了两把,甚不过瘾,见她没什么反应,索性大着胆子在她露在文胸外的小半个乳球上搓揉着,甚至用手指恶作剧地在两座山峰顶端凸起的笋尖上撩拨着——没料到他这一撩拨,竟让她有了强烈的反应,原本小巧的两粒笋尖忽地涨大并且挺立起来,她的脸上亦泛起一丝醉人的经晕,小嘴中亦发出了美妙地呻吟声。

  彭磊暗道有趣,这美女书记定然是个极品,就连在睡梦中都能有如此敏感的反应。他一时摸得起劲,索性腾出一只手来往她的两腿间摸去,她的神秘地带被一条超薄的黑色三角裤包裹着,触感很好,入手一片滑腻,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阿姨那美妙花房的形状和那里传来的柔软潮热感,以及女性阴部散发出的特有味道,这让他的血压迅猛升高,小弟弟也顶得老高,恨不得立刻把杨阿姨的这条小裤裤扯下来,让她和自已的小弟弟来一次最亲密的接触。

  不过,彭磊就算有天大的胆,也不敢这样做,他甚至不敢把手指探进她的小裤裤内,只是用手指在小裤裤外面小心翼翼地摸两下,过下干瘾而已,就是这样,也还是把杨柳给惊醒了。

  此刻,彭磊暗暗地坏笑着,脸上却装得很老实,小心翼翼地问道:“杨阿姨,你刚才是不是做什么美梦了?我看你的样子,好象很……”

  “问这么多干嘛,还不赶紧出去。”

  杨柳看这小子的样子又不太象是装出来的,而且料他也没这么大的胆量,终于相信这只是自已做的一个春-梦而已。此刻也以为被他看破了她做梦时的丑态,顿时又羞又急,自已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梦来,而且还是和眼前这个小了他十多岁的小男孩,这,也实在是太羞人了。

  “好好,我这就出去。”

  彭磊转身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折回身来,把正准备起床的杨柳吓了一跳,飞快地躲回了被子里:“你怎么还没出去?”

  彭磊腆着脸道:“阿姨,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

  “生你什么气?”

  杨柳一下没反应过来。

  “就是昨晚那件事。”

  “算了,这是你们自已你情我愿的事,我才懒得瞎操这份心呢!”

  杨柳叹息着,发现自已竟有些淡淡地失落。

  “真的没生气?”

  彭磊兀自有些不信。

  “我才没这闲功夫生你的闷气呢!”

  杨柳嘴角一撇,不再看他,只盼着这小坏蛋赶紧出去。

  “那你还是在生我的气了,除非……”

  “除非什么?”

  彭磊盯着杨柳那两片微微撅起的鲜艳薄唇,忽然大着胆子道,“除非阿姨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去死!”

  一个枕头嗖地飞了过来,正正地砸在了彭磊脸上。

  嘿,这没大没小的家伙,居然连老娘都敢调戏了。望着抱头鼠窜的小磊,杨柳闷闷地撅着小嘴,接着又开心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急忙伸手到两腿间一摸,糟糕,羞处那里果然又湿了,而且还湿得很厉害,潮潮的,粘粘的,把贴身的小裤裤全给弄脏了。

  自已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做了个春梦吗,这样的春梦她在少女时期也是经常梦到过的,也不至于象今天这样敏感吧,居然流了这么多的粘液来,难道这个梦是真的?不行,哪天定要找机会问个清楚,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占了便宜都不知道。

  哎,真是烦死人了。

  杨柳穿戴好衣裳很是郁闷地从里屋出来,早餐早已做好摆在了桌上,彭磊翘着一条腿坐在那开吃着,小梅围了个围腰,乖巧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吃,却唯独不见她的父亲赵医生。彭磊一只手拨拉着饭,一只手却放在了小梅的大-腿上。

  小梅那张脸上还带着丝娇羞,任由彭磊的手在自已腿上胡乱地摸索着,看向他的眼神里满是柔情,象极了才进门的小媳妇。

  小梅的脾气杨柳在初见她时就领教过了,似乎是相当的火爆刚烈,昨天吃早点的时侯她对着彭磊大发脾气,呼来喝去的,彭磊在她面前连个大气也不敢放,跟个孙子似的小着心地哄她开心。哪知道才过了一夜,两个人就完全掉过来了,彭磊跟个大爷似的,小梅则象个古代的丫环,一边低眉顺眼地在旁边伺侯着老爷吃饭,一边还得承受着老爷的骚扰。

  小梅的转变也太快了些吧,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杨柳暗暗地摇了摇头,走到了他俩身后,问道:“小梅,你爸爸呢?”

  “哦,杨阿姨,你起来了?”

  小梅回过头来,小脸一红,飞快的拨开了彭磊的手,“我爸爸到山里采草药去了。”

  彭磊缩回了手,没心没肝地说道:“阿姨,快去洗脸过来吃早饭吧,尝尝我家小梅给你煎的荷包蛋,这是她自家养的土鸡下的蛋,纯天然的,很难吃得到的哦!”

  杨柳恨恨地瞪着彭磊,忽然冒出了一句:“小磊,你下次要是再敢耍流氓,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我有的是办法可以收拾你。”

  “什么?”

  彭磊被杨书记冷不丁冒出的这句话吓了一大跳,差点被嘴里的荷包蛋噎了个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