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鞭打肉刑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接下来就轮到我出马了!」
  萝拉说著走向贵梨子。
  紧跟著他拿起刚才鞭打过玫美的皮鞭,然後故意在贵梨子面前晃了晃。
  「不┅别这样┅」贵梨子小小声地哀求著。
  「嘿嘿┅想不到奶也有道个时候。」
  升介在後方发出了痛快的感叹。
  「啪┅」萝泣冷不防抽了贵梨子一鞭。
  「哦┅」贵梨子的惨叫声顿时划破了寂静。
  「运用这样的方法,就可以帮奶的子宫重新恢复生气。」
  萝拉边舞动著手中的鞭子,嘴里边解说著。
  「啪!」
  萝拉又挥动皮鞭向贵梨子抽去。
  「啊┅」细皮嫩肉的贵梨子从未受过如此的酷刑,自然是疼得大叫。
  「由於性冷感的缘故,奶这个人特别的无情还有自我,这些事升介都已经告诉我了!我得解救奶公司所有的员工才行┅」萝拉说著继续挥动皮鞭向贵梨子抽去。
  「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贵梨子欣下自尊开始哀求起来,却苦於手脚都被捆绑住,根本无法移动身子。
  「说!说自己是性女奴!」
  萝拉不顾贵梨子的哀求,依然凌虐著她。
  「不┅求求你!饶了我吧┅」皮鞭抽在贵梨子细嫩的肌肤上,立刻起了血红的鞭痕。
  「放过我吧┅求求你!」
  贵梨子从未受过如此的皮肉之苦,只觉每一下都有如刺骨般的疼痛。
  「嘿嘿┅奶表面上一副很怕的样子,其实这里早就溃提了!」
  萝拉说著便将贵梨子的大腿大大张了开来。
  「咦?」
  升介没想到从未受过如此鞭刑的贵梨子居然蜜穴也会 出透明的淫水来,不由得感到讶异。
  「这没什麽┅这只不过代表她已经逐渐具备做性女奴的条件了。」
  萝拉转头向在旁的升介说明。
  「每个被我调教过的女奴都会这样子的,她们只要被凌虐,阴部便会开始不断地流出淫水。」
  萝拉吞了口口水後,继续说道。
  「其实每个女人的心底都是渴望著被男人凌虐的,这种心态一直潜藏在内心深处,绝不会轻易被开启。」
  升介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不禁张大了眼。
  「只要利用皮鞭或蜡烛等方式来将女人身体里的这份渴望给激发出来,一旦成功,那麽被调教的女人就会克制不住自己身体对性的需求,跟者就会乖乖听从你的命令,沉醉於种种刺激的性游戏中。」
  萝纯滔滔不绝地对升介说明。
  「接下来换你!」
  萝拉说著走到界介面前,将皮鞭递给他。
  「可是┅我的经验还很少┅」升介有点儿犹豫。
  「不要紧的!凡事总有开端,你就去试试吧!」
  萝拉鼓舞著升介。
  「这┅好吧!」
  升介於是接过萝拉手中的皮鞭,跟著朝贵梨子走去。
  此时贵梨子的脚仍碰触不到地面,被铁链吊挂在空中。
  由於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手腕,因此她难过得脸部扭曲。
  再加上受到皮鞭的抽打,贵梨子全身不停颤抖著,似乎非常痛苦。
  升介看著她雪白肌肤上的血红鞭痕,不但不感到心疼,反而觉得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
  「啪!」
  升介猛然抽了贵梨子一鞭。
  「啊┅痛┅」贵梨子原本头向下垂,此时被抽打又疼得抬起头来。
  但当她看到是升介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实在难为情到了极点。
  原本是受自己颐指气使的职员,如今却掌控著自己的生死,立场突然的转换,令贵梨子感到尴尬不已。
  「说!奶为什麽会变成性冷感?」
  升介斥吼著。
  「是┅是因为┅」贵梨子出生名门,因此要她在众人面前说出私事,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不说是吗?好!是奶自找苦吃!」
  升介说完又开始舞动起手上的鞭子。
  「啪!」
  升介毫不留情的又抽了贵梨子一鞭。
  「痛┅别这样┅放过我吧┅」贵梨子口中不住求饶。
  看到自己上司如此狼狈的模样,升介只觉有说不出的畅快。
  「啪┅啪┅啪┅」升介一连抽了好几下,将心中所有怨气一次发 完。
  「好痛┅啊┅」升介每抽一下,贵梨子就发出凄惨的叫声。
  「快说!」
  升介不断催促著她。
  「是┅是因为我先生┅」贵梨子断断续续地说著,但就是不肯一次说清楚。
  「这样的话,看来得用另一种方法了!」
  萝拉突然在後方开口这麽说道。
  「哦?什麽方法?」
  升介放下手中的鞭子,转头向萝拉问道。
  「就要用滴蜡油的方法啊!」
  萝拉说完又露出了诡谲的笑容。
  「原来如此啊!那麽接下来就用蜡烛吧!」
  升介从未试过这样的玩意,不由得感到新奇。
  「好的!那就把她放下来吧┅」萝拉吩咐著一旁的玫美。
  「是的,主人。」
  玫美於是解开贵梨子手腕上的铁链,让她重新回到地面上。
  「呼┅」贵梨子离开地面许久,此时好不容易可以重新接触地面,不由得发出了解脱般的喘息声。
  「把蜡烛拿出来!」
  萝拉跟著继续命令玫美。
  「是的。」
  玫美走向角落的柜子,从里头拿出了蜡烛。
  「让她过来椅子这边吧!」
  萝拉向升介如此提议。
  「嗯┅」升介轻轻点了点头,跟著抱起贵梨子。
  然後走到了椅子前,将贵梨子放坐在椅子上。
  「主人请用。」
  此时玫美已经点燃了蜡烛,准备将蜡烛递给升介。
  「嗯,好极了!」
  升介於是接过蜡烛,然後用脚将贵梨子的双腿向左右踢开。
  这麽一来,贵梨子变成上半身瘫软在椅子上,而双腿则大大地张开著,阴户更是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
  紧跟著升介拿著火红的蜡烛,在贵梨子的眼前轻轻晃著。
  「你┅你要干什麽┅?」
  贵梨子知道升介又要凌虐自己,不由得害怕起来。
  「嘿嘿┅」升介奸笑了一声,便将蜡油滴到贵梨子身上。
  「啊┅」贵梨子顿时惨叫起来,足见蜡油有多烫了。
  「说┅究竟为什麽会变成性冷感?」
  升介看贵梨子这麽害怕,心想这次一定可以逼问成功。
  「求求你┅饶了我吧!」
  贵梨子眼角带著泪水,不住求饶著。
  升介看贵梨子不肯回答,马上又滴了一滴蜡油在她的乳房上。
  那椎心刺骨之痛,顿时又将贵梨子的眼泪逼出了好几滴来。
  「呜呜┅」贵梨子开始大哭起来,但却开始乖乖回答起升介的问题。
  「是┅是因为我先生那时候有外遇┅」贵梨子啜泣著回答。
  「哦┅然後呢?」
  界介继续逼问下去。
  (咦┅想不到这样也会兴奋?
  升介心里这麽想著。
  原来他刚才碰巧低头一看,却发现贵梨子张开的蜜穴中 出了更多性徵淫荡的蜜汁。
  (女人的身体真奇怪┅)看著贵梨子被淫水沾湿的蜜穴,升介的下体又不自觉膨胀。
  「不如将阴茎插入她的体内吧┅」萝拉在旁怂恿著升介。
  「这倒不错!」
  升介於是用另一苹手握住自己的阴茎,然後将龟头抵在贵梨子的花瓣外。
  「不┅别这样┅」贵梨子不愿被强迫插入,因此口中不断哀求著。
  「嘿嘿┅虽然奶这麽说,但心里其实很想要吧┅」升介露出了狡狯的淫笑。
  紧跟著他也不马上尽根而入,只是用粗大的龟头在阴户外摩擦著。
  「啊┅喔┅」贵梨子感觉下体不断传来刺激性地麻痒,不由得扭起腰来。
  「怎麽样?想不想得到大肉棒啊?」
  升介故意这麽挑逗著贵梨子。
  「不┅喔┅」贵梨子虽仍想维持最後一丝尊严,但阴户却已不争气地 漏出秘密。
  只见她淫穴里 出的淫蜜越来越多,就连升介的龟头都沾满了她那湿答答的淫水。
  在灯光的照耀下,升介的龟头散发出骇人的雄伟气息。
  「想要肉棒的话就要说出来喔┅」升介边说边用龟头快速摩擦著贵梨子柔软的阴户。
  「哦┅要┅快点┅」贵梨子终於投降在淫穴强烈的性感中。
  但要她亲口说出那种淫荡的话,她说什麽也办不到。
  「说清楚啊!」
  升介继续用龟头挑逗著她。
  「要┅肉棒┅」贵梨子此时逼不得已吐出如此淫荡的话语,脸上更因难为情而羞得满面通红。
  「要肉棒怎麽样啊?」
  升介有意折磨她,因此不断处处刁难。
  「要┅肉棒┅插入┅我的┅那里┅」贵梨子喘息著说道。
  「那里是哪里啊?」
  升介说著又加紧龟头摩擦阴户的速度。
  「要┅肉棒┅插入我的┅┅淫穴里!」
  贵梨子阴道只觉空虚难耐,只好抛弃自尊说出最淫荡的话。
  「好极了!」
  升介非常满意,於是硬劲挺腰一送。
  「哦┅」贵梨子发出一声舒畅的淫叫,原来是升介终於将勃起的阴茎插入了她那 满了淫蜜小穴中。
  「哇┅好湿啊!」
  升介不由得发出赞叹。
  原来刚才在升介的凌虐下,贵梨子的阴穴居然早已 满了淫水。
  此时升介手中的蜡烛不断溶解出蜡油,几乎已快溢出来了!
  於是他将蜡烛轻轻一斜,几滴蜡油又滴落在贵梨子身上。
  「哦┅求求你,别再滴了。」
  贵梨子猛地被蜡油烧烫,忍不住开始呼天抢地起来。
  「哇┅舒服透了!」
  升介由衷发出如此的赞叹。
  原来贵梨子在没有防备的情形下被滴了一滴极烫无比的蜡油,全身也跟著紧绷到最高点。
  因此那流满了淫水的小蜜穴也用力收缩了一下,使得升介的肉棒在那狭窄的阴穴里也被用力夹了一下。
  由於力道非常强劲,因此升介的阴茎享受到了无比的舒服。
  「好了!继续回答我的问题。」
  升介此时一手抱住贵梨子的腰,一手则拿住蜡烛。
  而他那粗大的的阳具则插在贵梨子那又紧又湿的小穴中。
  「快点说!到底是为什麽?」
  升介不断催促著贵梨子。
  「那一次宏一染了性病,结果传染给我┅」贵梨子实在不愿重提此事,因此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哦┅然後呢?」
  「後来虽然治好了,可是我却再也不想和他做爱了!」
  贵梨子哽咽著回答。
  「原来如此,这之後奶就都一直性冷感对吗?」
  「是的┅只要他开口要求,我就用各种理由推辞。」
  贵梨子娓娓道出事情的真相。
  「结果就是他背著奶到外面去找女人棉┅」「是的┅」贵梨子轻轻点了点头,眼眶中满是泪水。
  「没错!宏一先前分别和早苗跟理惠有过暧昧的关系,但是她们两人各有所好,并没有办法完全满足宏一的需求。」
  萝拉这时在旁补充说道。
  「宏一真正需要的是SM和肛交,而这两样,我刚好都可以满足他!这也就是他最後为什麽会选择我的缘故。」
  听萝拉这麽一说,升介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升介边说边点著头。
  「对了!」
  升介似乎想起了什麽。
  「奶第一次自慰是什麽时候?」
  原来升介此时突然童心大起,想要询问贵梨子最不愿让人知道的秘密。
  「这┅这个┅」贵梨子显然难以启齿,无法回答升介的问题。
  「快说啊!」
  升介看贵梨子吞吞吐吐的,立刻在她乳房上滴了好几滴蜡油。
  那种灼热般的疼痛,使得贵梨子不能不屈服。
  「我说┅我说就是了┅」贵梨子苦苦衷求著。
  (真紧!
  随著贵梨子全身的紧绷,升介插在里头的肉棒又被紧紧夹了一下。
  「是┅是国中一年级的时候┅」贵梨子回答後立刻羞得满脸通红。
  「是吗?」
  升介显然非常得意。
  只要利用这种方式来逼供贵梨子的话,那麽任何隐藏在她心中的秘密都不得不乖乖说出来。
  而贵梨子则是难堪得满面通红,因为出身显赫世家的她,根本从没在别人面前说出自己的秘密。
  「好!最後我问奶,奶愿不愿意当我的性女奴,一辈子都服从於我?」
  升介说完後,又拿起蜡烛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我愿意当主人的性女奴┅」贵梨子哭泣地说道。
  「好极了!今後我相信她会改头换面,不会再是那个专断独裁的贵梨子了!」
  萝拉在旁边发出得意的笑声。
  「如果真能这样,这真是太好了!」
  升介和萝拉相视而笑,同时对计谋的成功感到欣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