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上的小彩蝶,与你伴飞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
  中国的火车,有分硬座,软座,还有硬卧,软卧。
  每一个中国人大概都知道吧?不知道的可能只有乡下地方从来没有出过门的老人家或是小娃娃了。
  还有一种就是来自境外的人,没有在中国搭过火车的人吧?我就是属于这一种。
  一通来自新加坡的电话打给我,公司通知我要在后天赶到广州去接机。
  第一次来中国的外资公司考察人员,需要我去接他。这关系着公司外资引进的计划,不能搞砸啰。
  本没有我啥事的。有业务发展处经理去搞定的,却因为他老家父亲重病临时赶回老家去,本来休假跑到上海来
玩的我,除了上海城隍庙的小笼包吃到了以外,待了一个晚上又要立刻赶回广州。
  临时的行程,遇到暑假的运输高峰,机位早就没有了。心急如焚呀没办法,还是托上海某个有办法的朋友帮我
弄到一张火车票,直达广州。
  终于体会中国一句顺口溜很传神「凡事有关系,那就没关系。要是没关系,那就有关系。」在中国多年了,长
途的旅程我都是搭飞机,短程的一般就是大巴搞定。
  搭火车,我是说在中国搭火车,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呢好不容易赶上火车,匆匆忙忙一头的汗水。再
请列车员帮我找到软卧的房间。
  总算可以安心休息一下了。
  我是上铺的位置,对面是学生模样的情侣上下铺。我的下铺位置是个公务员模样胖胖的中年男性。
  本来是想在长途旅行中稍微跟大家点头认识一下聊一聊的,小情侣忙的耳鬓厮磨没时间理我。
  这公务员模样的家伙一付眼角向天看,扯高气昂的样子,看见他我心中就不舒服,懒的理他,拿起我自己带的
杂志就翻起来了。
  耳边一直传来小情侣窃窃私语的笑声,我的杂志看的正精彩时,就听见很猛的雷击声,还不停歇的传来。
  我弯下腰看到下铺那个胖子已经打起呼来了,我跟那小情侣三人六眼对望之余,只能摇摇头,莫可奈何。
  那个小女生还做出要掐他脖子的动作,我们三人会心一笑。各自继续未完的动作。
  可还是不行,无法专心看杂志。小情侣也无法继续打情骂俏了。
  为什么呀?那胖子的脚臭味熏的大家都受不了。
  小情侣就干脆把毯子蒙住彼此脑袋,既躲避臭味也躲避我的参观眼神。
  那我怎么办呢?我……出去走一走。
  干脆到餐车的位置去吃点东西,喝杯饮料。在列车中间过道上,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十三四岁的样子。
  长长的头发绑两根小辫子,红扑扑脸蛋,挺可爱的。穿了一件红色薄外套,下身是一条牛仔裤。
  经过她身旁,与她眼神交错时,小女孩向我微微露齿一笑。我向她说:「你好呀!」「叔叔,你也好。」不是
用餐时间,餐车里客人不多。我点了一些吃的,再来杯可乐,悠闲的吃吃东西,看着杂志。
  前后大约一个小时吧,我回卧铺经过中间走道时,又看见那小女孩还站在那里。
  我先问她:「小妹妹,你一个人呀?要去哪里呢?」小妹妹很可爱的笑容崭露出来:「我要去广州外婆家玩。」
「那爸妈没有陪你呀?」小女孩摇摇头:「妈妈要上班,让我自己去。去年暑假我也是自己去的。」很勇敢的表情。
  「喔,那你自己要小心呦!」边跟她说着,我继续往卧铺床位走。
  躺回床上继续看我的杂志,小情侣好像睡着了,下铺的胖子还在继续努力打呼着。
  杂志看完了,天也快黑了。预计明天早上九点多到达广州,还早呢翻个身我也想睡了,不行。可乐喝多了,出
去上个厕所再回来睡吧。那小女孩还站在那边,旁边还有两个列车员在质询着她,只见到小女孩不断哭泣着。
  『出事啦?』我心想。赶忙走过去问小妹妹:「小妹妹,怎么啦?跟叔叔说说。」「这丫头没有买票就坐车,
我让她补票她说她的小钱包被扒走了。」列车员抢着回答我。
  「是真的啦,我上车的时候,车票就放在钱包里的。」小女孩抽抽噎噎的说着。
  「刚才有一堆人从这里走过去,还有一个人撞了我一下。」小女孩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
  列车员拉高分贝说:「肯定是你没买票混上车的,走,跟我去找乘警去。」说着拉住小女孩的手。
  「不要啦,我真的有买票啦!」小女孩真的吓到了。
  「这样吧,我帮她把车票钱补齐,这总行了吧?」列车员看着我,不说话。
  我快要失去好脸色了,再问一次列车服务员:「说吧,到底要补多少钱?」乘务员收好车票钱放进口袋,满意
的离开了。
  「小妹妹,你的行李呢?」我没发现小妹妹有随身行李。小姑娘摇摇头:「我都没带行李,外婆家都有的。」
「叔叔,车票钱我会叫外婆还给你,谢谢叔叔帮我。」小丫头对我露齿微笑着说。
  可爱的小姑娘对着我微笑,让人心情很快乐,呵呵。
  「那你打算整晚上都站在这里呀?」我问小丫头。她一个人遇见这种状况令人有点担心。
  「车厢里面好挤,人很多。我宁愿站在这里等天亮!」女孩摇摇头说着。
  我倒想到一个方法。我故意说:「叔叔要去餐车吃点东西,要不然你陪叔叔一起去吃点东西?」我问她。
  小女孩没回答我,我知道她不好意思呢!「就算是叔叔刚才帮你的忙,现在你赏个脸陪叔叔一起去吃个饭?」
「好呀!」小女孩被我说动了,笑起来真是好令人喜欢。
  坐在餐车里,我帮小女孩叫了一份牛肉烩饭,我自己也吃了一份扬州炒饭。再点了一杯果汁给她。
  小女孩跟我说她叫杨娟。「叔叔,你叫我小娟吧。我妈妈也这样叫我呢。」原来两年多前父母离婚了,小娟就
跟着妈妈。还有一个弟弟跟着爸爸。
  妈妈平常工作都很忙,这次暑假之后就要升初中了。想去广州看看一年不见的外婆。
  随着火车的前行,我与小娟坐在餐车里快乐开心的聊着。小娟仿佛也忘记了刚才的不开心。
  看看手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餐车服务员好像有着催促我们买单滚蛋的意思。
  小娟也吃饱了,精神一松懈下来,就打着呵欠。
  「要不然,你跟叔叔一起去软卧那里休息?叔叔保护你平安到达广州?」我向小娟提议。
  小娟没说话,不好意思回答吧不管那样多,我拉着小娟就回到软卧车厢。
  两个小情侣依然在呼呼睡着,那个胖子也还在打呼。我向小丫头做个禁声的手势。
  两个人一起悄悄的爬上了我的上铺床位。
  床位不大,两个人要躺在一起,势必得要搂着对方才合适。
  我很自然的伸出左手臂,搂住小丫头。一开始小丫头有点别扭的表情。
  见我一直都没有多余的其他动作,小娟也就放松了身体紧张的肌肉,跟我小声聊起天来。
  小娟跟我说着学校,同学,老师的趣事。还有妈妈对她怎样怎样,她的考试成绩又怎样的。
  搂着怀里的小娟,见她蠕动小嘴不停的说着,细致红润的嘴唇,粉红的小舌头,真想亲一下。
  小小的乳头感觉很清楚的顶在我胸膛上,小娟的小腿稍微的跨在我左腿上一点。
  只差两公分的距离吧?我勃起的肉棒就能顶到她的小屄口,我猜想着。
  这时候,火车已经开进武汉,下铺的胖子匆忙起身,套上皮鞋,下车离开了。
  批拼乓乓的声音,倒是把对面铺位上的小情侣吵醒了。
  小情侣依然轻声在打情骂俏笑着。我猜她们应该也能听见我们说话声音。
  小娟跟我说着说着,打了个哈欠。大概累了吧「你把外套脱了,叔叔搂着你。你睡一觉,天亮就到广州了。」
我跟小娟说。
  「嗯,好。」小娟坐起身来,脱掉外套,里面是一件短身红色的小可爱上衣。露出粉嫩肚脐,真好看。
  小娟转身把外套放在脚边,一回头看看对面下铺。转身轻轻拍我,「叔叔,你看。」小脸泛红的朝着对面下铺
孥孥嘴。
  我回看望下去,只见那男的正压在女孩身上热情拥吻着,男孩双手伸进女孩上衣里使劲的揉着呢。
  下半身盖着毯子,所以不知道发展状况。只见到那男孩屁股上的毯子缓慢的上下动着。
  女孩舒服的嗯嗯的呻吟阵阵传进我跟小娟的耳朵里。我回头看看小娟,小娟朝着我伸出舌头,好迷人呢。
  我猜想,大概是我下铺的胖子走了。我也搂个女孩在上铺呢,所以这一对小情侣比较放得开了。
  我拉拉小娟,「躺下来吧,不许偷看,小孩子不学好。」我在小娟耳旁小声说着。
  「以后你长大也会这样的。」我接着说。
  小娟的小脸兴奋着,红红的。「我才不是小孩子呢,都要升初中了。妈妈跟我说上初中就是大人了。」小娟不
服气我的说法。
  「好好,小娟是大人了,那叔叔亲亲你,看看你是不是大人了。」我一把搂紧小娟,让她的下体感觉到我的坚
硬。
  有点惊慌的样子,小娟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贴上她的小嘴。小娟的嘴巴闭着紧紧的,我轻柔的吻着小娟。
  我的坏舌头顶不进小娟的嘴里,我说:「张开嘴,叔叔教你怎样做大人的事情。」小娟双眼依然睁大的看着我
然后慢慢松开她的牙床。
  当我的舌头与小娟的美味小舌头缠卷在一起之后,小娟终于闭上了双眼,接受我对她的轻薄与热情。
  左手紧紧搂着小娟,右手伸到小娟背后张开手掌将小娟的臀部整个掌握住,也用力将小娟下体的位置顶在我的
热情分身上。
  虽然隔着裤子,我相信小娟能感觉到的。
  右手再度举起伸进小娟的小可爱上衣里面,直接攻占小娟的粉嫩小山头,没有感觉到小娟有拒绝反对的表现。
  我滋意畅快的揉搓着小娟的小胸部,直到感觉小娟埋藏在胸部里面的乳头终于被我唤醒露出头来抗议着。
  小娟的呻吟声音我发现不比对面下铺的女生小。我本有些不好意思的,后来一想,反正大家都一起忙着,谁管
谁我也实在有点忍不住了,我将手穿进小娟牛仔裤里面,手指头直接穿进小娟内裤里寻觅桃花源乐土。
  好湿的,根本就是早已经动情许久,小丫头长大了。中指揉在小娟的阴蒂上面旋转着。
  并且用食指与无名指稍微撑开小娟那几乎感觉不出来的阴唇,上下搓弄着。
  小娟的呻吟好像大有盖过对面下铺女孩的趋势,我立刻将舌头伸进小娟口中舌吻着。
  耳中却又传来更大声一些的呻吟声,呵呵。干嘛呀?两个女孩在较劲呀我解开小娟牛仔裤拉链,让我手指更方
便的活动着,小娟的屁股已经会自己摆动配合我的动作。
  小小的卧铺房间内,两对男女在厮缠着,房间里充满淫欲的味道。
  我伸手拉开小娟的上衣,小巧胸部立刻在眼前害羞的躲藏着。
  小娟也激动的从我衬衫下摆爱抚着我的背部与胸膛。嗯嗯的呻吟声此起彼落,有点搞不清楚是哪个女孩发出来
的声音了。
  我见到小娟如此热情的反应与动作,心想大概差不离了。我有点急于想要立刻钻进销魂洞窟去了。
  伸进小娟牛仔裤里的手抓住她裤头想将小娟牛仔裤脱下来,小娟却有些惊慌的睁眼看着我,对我摇着头,不让
我脱。
  虽然有点失望,但我也不强迫,更不强求。就算不能真的销魂,能搂着小美女耳鬓厮磨,任你爱抚全身也挺美
的,不是吗小娟大概感觉对我有点歉意,突然主动自己趴在我身上抱着我拥吻起来。
  我跟小娟都是气喘吁吁的,好像房间内氧气不足一样。从传来我们耳中的声音来判断,对面那一对应该也是战
况惨烈。
  就像深潜的泳者浮上水面需要大口深呼吸,小娟实在憋不住了,松开我的嘴唇,趴在我胸前小脸朝外大口呼吸
着。
  小娟搂在我肩膀上的手抓抓我,示意我看对面下铺。
  双手伸在小娟牛仔裤里抓捏着小娟的粉嫩臀部,抬起身子我与小娟一起看着楼下小情侣的热情表演。
  只见盖在他们身上的毯子早就踹到地上去了,女孩双腿被男孩子高架在男孩肩膀上,男孩在女孩的嫩屄里奋力
耕耘着。
  我们的角度稍微可以看见男孩的肉棒在女孩阴道里抽插进出的情形,随着肉棒的进出带出大片水泽,在女孩会
阴处闪闪发亮着。
  男孩每次的撞击都会带着他硕大的睾丸撞击在女孩的屁眼上缘。女孩子因为销魂的刺激双脚的脚指扭曲卷缩着。
  我与小娟都没想到这对情侣有这样大方卖力的演出,本来我想当好好叔叔的克制力已经荡然无存。
  小娟似乎也因为受到这一幕的刺激,压在我身上的下体自己扭动着,寻找着我的坚硬来克制她的柔软。
  毫不迟疑,我立刻将手臂伸长往下推开小娟带着小内裤的牛仔裤,直到手再也推不到了,立刻缩起我的双腿将
小娟碍事的牛仔裤整个踢下来。
  白嫩无毛的小屄立刻紧紧自行靠在我肉棒上。奇怪了,我怎么感觉不到嫩屄的温柔?妈妈的,我自己裤子还没
脱呢「宝贝,帮叔叔裤子脱掉。」我跟小娟说着。一手捏着小娟的屁股,一边我自己解开皮带,拉下裤头拉链。这
时候好忙的。
  小娟也学着我刚刚脱她牛仔裤的方法,卷起她的腿帮我踢掉我的西装裤。
  弹起来的肉棒带有自动导航装置,立刻找到安乐窝方位顶在洞口。我轻轻抬腰将肉棒往里钻一点,让龟头完全
进入温暖嫩屄的洞口。
  小娟「嗯」的好大一声,立刻盖过对面下铺女孩的哀嚎声。
  我握住小娟的腰,很缓慢的让小娟自己控制肉棒进入的速度与力量。可能小娟已将极度动情了,整只肉棒完全
进入的时间与速度超乎我意料的快。
  除了一开始顶破那层薄膜的时候有稍微迟疑与痛苦表情之外,很顺利的龟头就已经顶在小娟的子宫口。
  肉棒被暖暖的,紧紧的包围着,几乎就会有想要立刻射精的感觉。我深呼吸一口气,缩肛提气。
  小娟很快的感受到阴道内传来麻痒的感受,扶着小娟的腰部,我让她在我身上慢慢的体会着快感。
  果然是个领悟力十足的小淫娃,上下起伏不到十几次,动作已经很熟练了,小娟慢慢加大在我腰身上驰乘的速
度与进出的深度。
  不必再扶着小娟的腰,我双手可以爱抚着随着上下动作而跟着上下跳动的一对小笼包。
  歪下头看看下铺的战况,那女孩现在也跟小娟一样在男友身上起落驰乘着。好像男人的双手都很忙,跟我一样
爱抚着诱人双乳。
  两个女孩好像在比谁的销魂声音叫的好听叫的诱人,此起彼落的哼哼嗯嗯的,你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在急驰的火
车卧铺车厢中。
  那个女孩好像已经体力不支趴在男友身上喘息着,男友立刻将她压在身下冲刺着。
  小娟虽然领悟力不错,毕竟是新手,虽然肉棒被包的很紧,爽歪了,可总也有些不尽兴的感受。
  突然,小娟停下动作经銮着,双眼眼白上扬,感觉子宫口在吸吮着我的龟头,小娟迎来了此生第一次高潮。
  我也不想再忍耐了,毕竟在车厢哩,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搂住小娟,翻过身,再度将肉棒进入小娟的温暖迷
人无毛嫩屄。
  快马加鞭冲刺起来,小娟毕竟没有体会过这种超强力快速攻击,呻吟声立刻大声起来。
  对面铺位女生听声音也是差不多状况。我和那男生很有默契的加紧赶工。
  整只肉棒全进也全退,哪管什么九浅一深,下下到底,棍棍到肉。小娟已经哀嚎不出来了,紧抱着我只剩下不
断干咽着口水。
  我知道小娟已经撑不住了,我精关松开,大起大落的几十下,肉棒抵紧在阴道里,狂射出精液。
  小娟双腿紧紧缠在我的腿肚上,柔嫩子宫任我浇灌热情。
  对面下铺的声音也平息下来了,战事终于告一段落。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被不断揉捏我肉棒的小娟吵醒了。我跟小娟又在上铺厮杀了一次,这回算是补偿昨晚下
铺的赠与吧这回小娟比起昨夜更热情主动也更熟捻技巧了,我完全躺在身下享受小娟主动的攻击,直到尾声才由我
在上面完成整个过程。
  穿好衣服之后,快进广州车站了。我跟小娟坐在下铺等着停车,对面那对情侣看看我,再看看小娟,用那不可
思议的表情男孩私下对我竖起大拇指,呵呵。我能说什么牵着小娟的手,走出广州车站。人潮中有人在对小娟挥着
手大叫小娟的名字。
  小娟转身对我说:「叔叔,昨晚谢谢你。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这个叔叔的。」「我也是,叔叔也会记得你,可爱
的小娟。」我说。
  用力紧紧抱着我一下,「叔叔,再见。」小娟轻声说着。
  转过身去,朝着前方等待的人跑去,大声喊着:「外婆,我在这里。」……
  【完】

上一篇:私人监狱 下一篇:女帝的鞭打肉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