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演艺圈—往事之刘孜 作者JackieZhang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大陆演艺圈——往事之刘孜   



97年的一天,又有剧组到北影来招演员了,包括刘孜在内的众多即将毕业的学生都踊跃地赶去报名。带头来招人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高个子男人,这个人刘孜并不陌生,电视剧《宰相刘罗锅》里面的皇帝,这次他的新剧里需要一个女主角,因为整部戏在资金方面的预算不太充裕,请不了大排女星跟他合演,又不想随便找个人来凑数,这一人选一直都没有定下来,所以他便向制片和导演请命到各个影视学校去找找看有没有条件合适的新人。 

  当刘孜递上简历后,皇帝很仔细的浏览了一遍,“你是78年的?”“是啊,我十六岁就考入北影了”,小刘孜一脸的得意,像个骄傲的小公主。“你回去等消息吧,三天后我会安排地点让你来复试的。” 

  三天后她果然接到了复试的通知,同时接到复试通知的还有她的同学徐静蕾和刘琳,幸运女神又一次眷顾了她,复试她又是很顺利的就通过了,同时通过第二轮面试的还有她的同学徐静蕾,这回皇帝提出来晚上要请她们吃饭作为最后一轮的面试,她当然是高兴的去了。 

  那是在附近最高档的一家四星级酒店,皇帝事先早已经预定了一间包间,饭桌上就是皇帝和她、徐静蕾三个人,皇帝说明要通过在宴席上的表现来考验她们在公共场合的待人接物的能力,所以不停的找各种理由给她俩敬酒,她觉得皇帝每一次的理由都很充分,所以每一次都老老实实的喝了,一会儿她就有点发晕的躺倒了边上的沙发里,很快就睡着了。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这是一张铺着雪白的床单的双人床,一盏床头灯亮着微黄色的光芒,从房间的整个布置看应该还是在宾馆里。她发现皇帝就坐在边上的沙发上打着瞌睡,一手还拿着一张报纸,看看茶几上的闹钟,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她不好意思地赶紧坐了起来,皇帝同时被她的动作所发出的声音惊醒了。 

  皇帝的眼光直愣愣的盯着她看,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觉得奇怪,一低头,发现原来自己吊带衫一侧的肩带不知什么时候断了,露出了一大片白色的胸脯,她的脸霎那间变得通红了,赶紧用手拉住,好让衣服重新遮住自己的胸脯。 

  “看你刚才喝了酒后熟睡的样子,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就把你送到这里来休息,又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单独留在这里,所以就留在边上陪你了。你继续睡吧,再坐两个小时,天就亮了”说完,皇帝继续低下头看他的报纸。 

  刘孜感到非常的不安,虽然皇帝说话的时候很温柔,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会满意自己的表现,这么糟糕,看来自己最后的面试一定会砸了,怎么办呢!她想起了刚才皇帝刚才看到她衣衫不整时的表情,如果……,她犹豫了一下,这有什么不可以呢!如果牺牲了一次,就可以尽快远了自己追求了十九年的梦,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一旦失去就不会再有了。 

  “你真好”,刘孜下了床,径直的来到了皇帝的身边,双手抱住他的肩膀就狂热的吻上他的脸颊。 

  皇帝的身子向后紧紧地靠着椅背,这丫头怎么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当刘孜松开双手的时候,皇帝终于有时间再仔细朝她看去,小姑娘静静的站在它的前面,那件粉红色吊带衫的另一根肩带也在这一次剧烈的运动中彻底的玩完了,整件衣服已退到了她的腹部,但小姑娘并没有整理衣衫的打算,从她的眼神里读到的只是一种坚定的神情。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过了几分钟,皇帝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周到小姑娘边上,一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腿部将她拦腰抱了起来,重新把她平摆到床上。 

  就站在床沿,皇帝脱去了自己的上衣,又缓缓地解开自己的皮带,裤子掉到了地毯上,身上仅存的一条白短裤前面已经被顶起了一个帐篷。 

  刘孜的呼吸变急促了,但还是含情脉脉的看着皇帝,看着他扒掉短裤,然后俯下身子,双手在自己的胸部游走,刘孜的两颗饱满的乳房和樱桃般红润的乳头就像供品一样呈现在了皇帝的面前。 

  皇帝的双手继续游走在小姑娘的身上,从正面并没有发现小姑娘裙子的拉链,将她的身子翻了个身,解开了裙子上的拉链;刘孜很配合的让皇帝将她的裙子扯了下来,然后又扒掉短裤,翻了个身,刘孜的整个私处立刻显露了出来,皇帝紧盯着刘孜的三角区,眼睛里像要喷出火花,“我的天哪,,多美妙的小玩意儿啊,我等不及了” 

  皇帝爬到床上,头直接钻到了刘孜的两腿间,恣意的摆动,刘孜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双手紧紧地抓着两边的床单。 

  皇帝终于放下了刘孜的左腿,压倒身子底下, 整个身体像蛇一样蠕动着;刘孜感觉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插入了她的私处,是皇帝的手指,她闭上了眼睛,感觉到了皇帝的手指离开了她的私处,就在她睁开双眼想看个究竟的一霎那,皇帝的腰部一顶,大肉棒插入了小姑娘的体内,霎时间,她感受到了处女膜破裂的疼痛。 

  刘孜拼命的摇晃着,扭动着身体,想摆脱那令自己剧痛的东西,皇帝对于刘孜的反抗并没有理会,反而把下肢全部移到了小姑娘的两腿间,上身紧紧地压制小姑娘抵抗的力量,如疾风暴雨般的继续抽送,刘孜终于忍不住大喊了起来“啊,好痛,哎呀!” 

  刘孜感觉到了皇帝身子的抽搐,他大叫了一声,精液狂泻入小姑娘的秘道深处。终于结束了,他瘫了下来,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刘孜的身上,喘着粗气,大汗淋漓,确任不忘去吸吮小姑娘的乳头,直至进入梦乡。 

  刘孜完成了少女到女人的变化,躺在那儿,任就承受着男人的重量,望着天花板,眼睛里流出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