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海性花——舅妈的唇穴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舅妈眼镜是桃杏的眼,还带着一副眼镜。说话时,总爱不自觉的扶扶眼眶。
世界就是那么大,又那么小,上帝每天都很忙,至于美女他老人家就别出新裁做那么几个模子,然后就心情爽了,就把人仍进这个模子,那么这个人就成了美人。如果非叫我把她跟那个岛国女优比拟,我想北条麻妃再适合不过了。但虽然说你是美人坯子,但出生很重要。所以为啥央视的某思思,还有波多野结衣长得那么像,却各自出路不一样。舅妈的出身就很好,老爸也是某局领导,所以舅妈一毕业就被安排进了学校里当老师。
那是一年漫长的夏天。我大学暑假放假来到了舅妈家。夏天是燥热浮躁的夏天,人易冲动,是因为性易冲动。所以各位炮友我敢打赌夏季是约炮成功率最高的季节,可有些故事总是有些忧伤,你以为抓住了一只知了,就抓住了整个夏天;以为射了女友一脸的精液,就牵手了她的一生。其实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舅妈为我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围裙的少妇,微笑着对我说:“来了,森森!”
对,我叫林森森!8个木头。父母给我起名起的真有先见之明。没想到22岁的我,阴毛已经爬到了肚脐眼,每次鸡巴勃起时,也都是如讷木般赢,却如蛇般灵活。
突入起来的这个画面,我突然想起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某个剪影。接下来,会不会舅妈去厨房,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着舅妈的大腿,然后找准重点一个猛插,插入她的心花呢~
“森森,森森”舅妈叫着我。我说:啊!
我被舅妈推了进去。舅妈说,今晚你舅舅加班!不回来!我就给你做点好吃的!
此番正中我下怀!
舅妈在厨房做饭,我坐在客厅看着大电视很是无聊。看着舅妈与舅舅的那张挂在墙上的婚纱照。我起了色心。左看右看,就把生殖器拿了出来,我迅速套弄着我的阴茎。并向阴茎吐了口吐沫。我听着厨房的动静,又注视着舅妈身穿雪白婚纱,脚穿水晶高跟鞋的照片。心想舅舅可真是享福了,这么棒的少妇怎么被他肏了。就在我巫山云雨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沙发上一个手机响了。舅妈也赶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那时我心中一紧,见此时已经来不及,速度在茶几上拿了块报纸盖在了鸡巴上。那个坚挺挺的鸡巴还不会来事,依然那么一柱擎天,把平平的报纸都撑起来帐篷。舅妈出来了:“森森啊!我手机响了啊!”“是是是!舅妈!”我脸红着。
舅妈盯住了我那张报纸。我低头我一看.。我操!报纸放反了。
舅妈弯下了腰!
我操!就要拿开报纸了。我完了!虽然很想让舅妈看自己的鸡巴,很想用森森的鸡巴干舅妈,满足舅妈。但一旦真事上就没那胆了!
报纸被舅妈拿开了。我挺挺倔强的鸡巴直插云霄。舅妈看见了吓了一跳,抚了抚眼镜框。撅起了她厚厚的红唇,把嘴镶嵌在了我红亮的龟头上,吸啊,吸!
我被她弄得全身痉挛,一小心就射了。射到了她的眼镜框。她擦了擦竟然和没事人似的,又回去做饭了。
好冷,好霸气泄露的舅妈啊!不愧是高干子弟出身,竟然不动神色的就把我给肏了!佩服!佩服!
我突然听到了手机铃声,从神游中灵魂回窍。舅妈还在那里炒菜,抽油烟机嗡嗡地响。原来没有发生什么。只是我的手黏糊糊了。
我擦了擦手,还闻了下手上的腥味,打开一看,有一条微信消息:”婷婷!主任命令你脱下裤来,让我立即插入!“
我很是惊讶,翻了翻舅妈与这个人的聊天记录,原来这个人一直在跟舅妈缠绵,却没真正得到过舅妈,俩人也没互相发过照片。但舅妈却很喜欢跟这个人文爱。聊天中提到,舅舅的性无能。我为舅舅惋惜,却又为自己感到幸运。
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起了自己手机与舅妈手机的蓝牙,下载下了这个人的头像,并将自己约炮小号各种昵称签名模仿这个人。索性是这个人的这个号也是约炮号,朋友圈里什么都没有。
我把这个人从舅妈微信号里删了,转而加上了我。干着一切时,我都心惊肉跳的。但脑海每当浮现舅妈下体淫水肆虐,那满足的表情与迷离的眼神我就又鼓起勇气做了。
终于一切准备妥当了。
这是一场情色的阴谋,我相信我会向主任一样拴住舅妈这条母狗,让她伸着舌头在舅舅面前吸吮着我鸡巴。但一切要小心为妙。我不能与舅妈说太多的话,以免让她察觉我不是那个人。我也不敢保证那个人会不会再加上我舅妈。所以我要忍耐与更加小心。
”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这是一个最坏的年代;我们智慧矍铄,我们愚昧无词“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如斯写道。但万万没想到,那个向我舅妈发送性指令的人,竟然是……
我以为我射了那个姑娘一脸精液就牵住了她的一生,我以为我在布局舅妈,原来我只不过是盘中一棋子…………
(未完待续)
舅妈为我夹着菜。舅妈做了好多美味,其中包括鱿鱼炒韭菜,还有一盘牡蛎。我看着低头埋在饭碗里嚼食的舅妈,暗自觊觎着他。看着那搭在金丝眼眶旁的一缕缕丝发。暗想着,喝,给我上壮阳的菜啊!这是在暗示我嘛!当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舅妈那肥妹的乳沟时,舅妈忙抬起头来,与我眼神一撞。我脸红了起来。舅妈反而调戏地问道:“森森!看见呢!”“没什么”我说道。舅妈又问:“在学校有没有谈女朋友啊?”我暗自心想着:“女老师都玩了四五个了,一到年终就给我发各种奖学金,还女同学都是我的性狗。”我说:“没!现在谈也没意思。各种不定因素,也就是跟自己找个玩伴。不如多交朋友,多跑跑图书馆。舅妈!你没听过吗?谁是谁的老公,都是临时工!”舅妈扶着小嘴呵呵笑了起来。我知道那只纤细的手后边是一张撅着的小嘴,比小穴还要温暖的小嘴。
我大学英语老师李老师给我说过:嘴翘的女人,性欲都很强。李老师也是性欲强的人。我与她能通奸,多亏了院主任那60岁的老头。有一次我中午执勤,在看了几条黑丝,肉丝大腿后,突然性欲大发转到了教学楼-1层的仓库。突然听到了几声呻吟的声音。我寻着声音找去。看到居然60多岁的王主任跟年轻的李老师正在做爱。李老师跪在地上,王主任就拽着王老师的手,使劲往上抽送。好像抽送没多长时间,王主任就射了。李老师一下子跌到在地。却意犹未尽的感觉。王主任提上了裤子,说:贱狗!明天让你受处分的侄子来上学吧!让他以后老实点别带着学生会那帮孩子瞎胡闹。不然我不仅插你还插他女朋友。”王院长出来了,我赶忙躲了起来。
我走进了那间小屋,李老师还坐在地上用手指摩擦着自己的小穴。老师要不要爽爽啊!我掏出那个早已涨的不行的鸡巴指着李老师说。
李老师见了我十分惊讶,对我说:“林森你不要说出去啊!老师也是被逼无奈的。”
“是嘛!那先让我看看你怎么个逼啊!过来,贱货来给林森同学深喉!”
我见李老师不为所动,大步迈过去就给了她三个耳光。最后我射在了李老师喉咙里,李老师呕吐了起来。
想到与李老师的经历,我突然兽性大发,想把舅妈按在餐桌上干死她。把米饭菜都倒在她身上。
我与舅妈逗乐起来,我跟他讲了很多大学有趣的生活。渐渐我们聊的开了起来,最后一我给她说,我们宿舍每周五晚都比赛打飞机。舅妈问我:打飞机是什么。我心想着:装逼!整天跟人家在微信上文爱都不知道打飞机是什么吗?我直接暴力美学说:打飞机!就是男人手淫撸鸡巴!舅妈并没有脸红,而是让人感觉很满足似的:奥了一声又问:那森森是不是常常赢啊!
我说那是必须的!
“森森,你要好好爱护自己。不然等你结婚后你就知道啦!好啦!不跟你聊了!去看电视吧!”
我本想向下铺展,可没想到舅妈这个骚货欲言又止,清纯与风骚共同卖弄!
晚上我睡在姐姐的卧室里,居然翻出了女性看的黄片。真心不好看。心想看来,姐姐和舅妈可以一起开发嘛!拿出姐姐的内裤我套弄在自己的鸡巴上开始摩擦,突然一股热涌精液翻滚而上,射了姐姐一内裤。
我赶忙掏出了手机看着微信。心想要不要跟舅妈发一条信息,试试水。没想到迟疑间,舅妈反而发来了信息。
“兵兵,又在肏你媳妇吗?不陪我啦!”
看来对方叫什么兵,结过婚的人,舅妈也知道他有妇之夫,是在跟他玩偷情,且不太介意对方媳妇的存在。
“是啊!亲爱的!我媳妇说你也一起来双飞呢!”
“哼哼!别理我了!”
不由得我热血沸腾。突然掏出鸡巴开开台灯,照了一张鸡巴的特写照片。手打着:舅妈!外甥的鸡巴大不大啊!转念一想赶紧删了去:宝贝,哥哥的鸡巴大吗?
“哇!哥哥!怎么这么粗了!一点也不像你啊!”
”小少妇,想舔吗?“
”想吃了!“
”来,叫几声给我!“
舅妈给我发来了淫荡的语音,发着春。此时此刻,我想一墙之隔的她在床上是多么的淫荡。一定是M形的姿势,真想一下子推开门,问她要手纸。然后揭穿她,把她肏死。
我给舅妈发着语音,然后踱步到舅妈的门前。我说:宝贝,你敢不敢开开你的卧室门。哥哥就在门外翘着鸡巴想肏死你。
”别逗了!你个二货!“
快来开门,骗你我举而不坚!“
我心里砰砰的跳着,听见舅妈在瞪拖鞋的声音。马上门就要开了,我一定会捂着舅妈的眼睛,然后一下子把鸡巴对准舅妈的淫穴插入进去。

俺去也四房播播 俺去也俺去也 俺去也俺去啦 俺去也网站怎么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