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小谨 作者:michel5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的妻子小谨


2011/03/13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1.1万
作者:michel5

            第一章 初蹈淫海(上)

  我的妻子小谨在一家银行工作,有着娇美的面容和卓然不群的气质,不熟的
人都觉得她是个高傲的冷美人,其实她是个很温柔心底充满热情的女人。二十五
岁的她拥有充满着无限青春活力的躯体,她那丰满高挺的乳房,平坦柔软的小腹,
柔软的蜂腰以及滚圆而硕大的臀部,让许多男人都垂涎三尺,还有那修长的美腿
也让人浮想联翩。结婚几年之后,因为太熟悉了,我对她的趣渐渐不如以前那
麽大了,上网看了很多淫妻类小说之后,总是幻想看到那些垂涎她的男人将美豔
的她弄上床,疯狂做爱的刺激情景。

  小谨妈妈的朋友陈姨和我们在一个城市,结婚前经常关照小谨的生活,最近
她重病在床,小谨常去探望,有时也拉着我一块儿去。去了几次我就发现陈姨的
丈夫老丁好像对她有意思,眼神里可以隐约觉察到一丝渴望。这老头以前是市里
的公安局副局长,前年因为贪污被革职,今年也快到六十了,神情总是威严气派,
一副不怒而威而威的样子,说话做事都很得体,身体也非常健硕。

  由于陈姨的两个孩子都在美国,照顾她的任务小谨就主动承担下来,连银行
的工作都辞了。可过了没多久,她陈姨就肝癌晚期死了。

  不知怎麽,我总想着让老丁和自己年轻美丽的妻子发生点什麽,于是便经常
对小谨说,陈姨刚死,他们的两个孩子又在国外,老丁一个人孤零零的好可怜,
你多去陪陪他老人家。单纯的妻子以为我真的这麽敬老,还感动的一塌煳涂。

  大约一个月后吧,妻子告诉我老丁要过生日,让我和她一起去给他过生日。

  我正好也想瞭解一下两人有没有发展不同寻常的关係,于是欣然答应。

  见了老丁,发现他似乎精神矍铄,一点看不出丧妻之痛来。晚上我妻子下厨,
做了一道丰盛的晚餐。平时不苟言笑的老丁今晚兴致很高,频频对我敬酒,几番
推杯还沾之后我佯装不胜酒力,趴在桌上睡觉,之前不忘叫妻子放曲音乐陪老丁
跳一曲。因为我听说老头喜欢组织社区邻居跳舞,借此给两人製造机会!

  老头当然是很乐意,而我的娇妻还有些羞涩,但见我如此诚挚大方,也就跳
了。开始时我还装作清醒,不时对两人的舞姿讚美几句。随后便装成睡着,偷偷
眯眼看。两人也看到我的样子,都以为我真的不胜酒力,醉倒了。

  约莫过了很久,我期待的事终于出现,老丁揽在妻子纤纤腰肢的手越来越用
力,把我的爱妻紧紧搂在胸前,妻子一对丰满的乳房就要被他的胸脯紧紧贴住。

  妻子此时已是娇羞无限,尽力抵抗,不让他搂的更紧。在音乐声中两人似乎
在低语,而却听不清楚……

  第二天,我睡觉前故意把话题转移到老丁身上,和小谨聊起他最近的生活,
谈到老丁她显然有些不自然,却又极力掩饰。我忽然冒出一句,老丁好像对你有
意思。妻子立刻就涨红了脸,—别胡说!

  我却抓住她的窘态,必问她老犊竟有没有对她表示出什麽。妻子一开始不
肯说,后来总经不起我的死缠烂磨,神色忸怩透露出一些。她告诉我老丁总是有
意无意对她动手动脚,有时也会说一些轻薄的话来挑逗她,而她碍于他是长辈,
又孤身一人,也就没有太计较。老丁还经常买些礼物送给她,有贵重的首饰还有
衣服,甚至有此竟送她感的内衣和裤袜。她不肯收,老锻生气。

  小谨向我吐露这些之后,害怕我会介意,就说以后不再去老丁那里。我立即
表示自己决不在乎,也鼓足勇气告诉她即使老丁要求和她上床自己也不会生气。

  小谨惊的瞠目结舌,想不到自己的丈夫竟然会大方到如此地步,我马上解释
到,这种基于怜悯的爱,完全不会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这只不过是年轻
人对长者作出的小小的牺牲,却能满足他们期待已久的渴望。

  虽然妻子还是有些想不通,不过她还是继续一周两次去老丁家探望,可见我
的话起了作用。

  几个星期后的一天,小谨有些难为情的告诉我,今天是陈姨去世三个月整,
老丁邀请她晚上去他家,说他想感谢妻子这些日子以来对他的照顾。妻子问我她
到底该不该去。我立刻明白这里一定包含着什麽暗示,一想到今天晚上自己的娇
妻将和一个满身老皮的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行男女之欢,我就亢奋的不能自已。
于是我就再次重申我上次的话,妻子只是幽幽的看着我。她已经瞭解自己丈夫已
经允许甚至鼓励自己和另外的男人上床,没有说什麽,默默去了洗手间化妆。

  妆扮之后的小谨真是明豔照人,一身贴身黑色连衣裙把她的完美曲线展示的
一览无遗,34C的胸部傲然挺立,而那成熟少妇浑圆的臀部给让人忍不住浮想
联翩,我注意到她今天还穿了黑色的长筒袜和高跟鞋。

  临出门,她深情的看着我,「明,如果你说一句我今晚就不去了。」我不敢
看她那期许的眼神,害怕自己忍不住会叫她留下。终于我什麽也没说,耳畔只是
响起她略带哀怨的一句—「我去了。」

  谁曾想,我的这个沉默极大地改变了我们之后的生活。现在想来,我真的很
后悔,正是从这一次起,原本端庄贤淑的妻子堕入了滥交淫乱的深渊………


            第一章 初蹈淫海(下)

  那天晚上,妻子一夜未归。第二天週末,我一直在家里等她。下午三点多,
她终于回来了,见了我她有些不知所措,是羞愧还是尴尬说不清楚,没有说话就
径直去洗手间洗澡更衣。

  在我的努力下,我们两人间的尴尬终于在几天后结束了。事后我问她那一天
的情形,她死活不肯说。一天我们两人床上酣战之后,她终于向我坦白了那天夜
里的事——

  老丁那天见她是一个人来,就问我去哪里了,小谨跟他说我出差去了。两人
在他家楼下的餐馆用过晚餐之后,老锻邀妻子去他家里坐一会儿。

  「不了,老丁,太晚了,我得回家去,孙明晚上会给我电话的。」

  老丁哪里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以自己一个人孤单寂寞为由,极力挽
留小谨去他家里陪他说一会儿话。妻子很善良,拗不过他的哀求,就去了他家。

  到他家里之后,老锻和小谨在沙发上看电视时聊天。那天晚上的电视节目
比较无聊,于是老锻问小谨要不要看录映带,妻子说好,就让老丁去放了。老
头拿找出一盒,开始播放,随后他就去了卫生间,小谨一个人先看。

  录影带开始时是一段陈姨生前一家人过生日时的热闹场面,可一段雪花之后,
电视画面上竟出现了男女交的场面,而更让妻子惊诧得快叫出来的是,仔细看
镜头上居然是老丁和陈姨!画面上两人正一丝不挂在床上做爱,那不堪入目的场
景和陈姨高声的叫床声让妻子脸红心跳,浑身的血液都加速了流动4着自己熟
悉的人这麽淫荡地交合,小谨感到有些头晕目眩,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
错了。

  正在妻子受到极大震撼的时候,老丁进了客厅。「啊!」老丢骇的一声大
叫,随即关了录影机。看到我太太那副充满了惊异和羞耻的表情,老丁赶忙说:
「小谨,你看到什麽都别往心里去,我放错带子了。」

  小谨害羞的不知道回答什麽,低着头一直没说话。

  老丁默默地坐到沙发上,挨着我妻子坐着,也一言不发。妻子看到他寂寞失
落的样子,想到他失去爱人,顿生怜悯之意,看着老丁,不知道该怎麽做来安慰
眼前这个可怜的老人家。

  末了,老丁缓缓抬起低垂的头,看着我的太太,说道:「她走了以后,我真
的很寂寞,你能理解我麽,谨儿。」

  妻子垂下粉颈,接着点了点头。老丁又喃喃自语般接着说道:「现在总是很
想找人多待上一会儿,哪怕不说话,就这麽静静地坐着。」

  忽然他有力拉住我妻子的手,凝视着她的一双乌黑带着泪珠的眸子说:「谨
儿,今晚陪我好吗?」

  这个投老的男人突然生出无穷的力量,双臂紧紧搂住我妻子娇柔的身躯,强
行亲吻她的粉脸。小谨很无力地抗拒着他,这个比她父亲年纪还要大上许多的长
辈。

  「老丁,不要这样,放开我………」虽然来之前,她已经预?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缤砝隙『妥?br />己之间将有事发生,可她还在竭力避免它的发生。

  似乎重唤活力的老丁不顾我妻子那微弱的抗议,强力地将她放躺在那张宽大
的三人沙发上,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将妩媚感的她压在了自己身下。

  说到这里,羞涩的小谨就不再继续讲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之后发生了什麽样
的故事。

 ∩我怎麽会放过最精彩的部分不听,软磨硬泡,硬是将随后的细节一点点从
羞得无地自容的太太口中套了出来:

  不知是被老丁平时的威严所震慑,抑或是出于对鳏居的老人的怜悯,更或是
这个投老男人炙热灼人的欲望使她迷茫,我的太太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倏咕芩?br />
  老丁热烈地亲吻她湿润柔软的嘴唇,大手有力地爱抚她饱满高挺的一对乳房,
另一隻手则进入她的裙子,隔着她的丝袜沿着她修长的大腿向探索。我那美丽动
人的太太被他挑逗得也渐渐动了情,面色绯红,内裤也渐渐被下体源源而出的淫
液所湿透。

  随后,老丁在妻子的配合下除去了她的连衣裙,裸露出她一身雪白凝脂的肌
肤。小谨那天穿的黑色蕾丝内衣,是那种有镂空的,其馀部分又很透,真是格外
的感。鼓鼓涨涨的一对美乳,彷佛要将那小小的胸围撑破,而下身的蕾丝内裤
更是透出里面根根黝黑发亮的阴毛,阴唇部分的内裤因为湿透紧紧贴在身体上,
显现出整个阴唇的轮廓,真是感撩人。

  太太羞得紧闭双眼,任由老丁动作。

  而老丁并不急于进攻,也没有除去她汗湿的内衣,而是慢慢挑逗她,从她的
腋下开始亲吻,舔她的乳房侧面和乳根,接下去亲吻爱抚她的纤腰,大腿两侧,
脚踝。然后才把她的乳罩翻上去,吮吸她的乳头乳晕,随后是大腿内侧,只把我
太太舔弄得浑身酥麻,情欲火烧火,下身是淫水潺潺,难耐得扭动着水蛇般的腰
肢。

  老丁扒下她的底裤,开始舔她的阴唇,身体极为敏感的妻子开始蜷动,一双
玉腿腿不自主的摆动,口中忍不住发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声。她的女害羞心理已
经被攻克,腿往后仰,把整个阴部展露在男人面前。

  老丁用肥厚的嘴唇堵住妻子的阴道口,让她感觉到一阵温暖和舒坦。老练的
老丁轻轻地把小谨的二片阴唇同时含进嘴里,一起吸住,用舌头从二片阴唇中间
做插入抽出横扫,我妻子舒服的快要死掉了,下身水如泉涌,兴奋得捂住忍不住
要大叫的嘴巴。

  这时他开始动手了,用大拇指轻轻的将太太的阴唇向两边分开,露出女的
阴道口,用舌头在阴道口周围打转绕圈,时轻时重,时而整个嘴唇贴上吮吸。老
丁含着妻子的阴蒂舔动时,一边舔,一边用手去挠她的阴毛,还不时用手指轻撩
她的肛门,一会儿又用手指轻轻插入她的阴道内搅动。

  小谨可从来没经受过这麽经验丰富,技巧熟练的挑逗,阴蒂充血肿涨得很,
下体变得异常敏感,整个人都有点迷煳了。她兴奋得开始失控,忍不住大声叫喊
起来。

  终于,她在放肆的叫嚷中达到了高潮,躺在床上全身抽搐。高潮过后,敏感
的身体非常渴望有很渴望坚挺即时插入她的阴道。

  老丁脱去裤子让妻子给他口交。我问妻子老丁的尺寸,她羞羞的告诉我
老头的阳物很是粗大,尤其是两个卵蛋更是大的吓人,我不禁很想见识一下。

  妻子说老头操她时花样很多,换了几种体位,每次都可以把她送上高潮。那
夜那日,妻子被老男人操了三回。

  听得我心里痒痒的,直催促妻子再和老丁玩。妻子告诉我,老丁这几天经常
打电话约她,可她一直没去。在我的鼓动下,一天,小谨终于再次去了老丁家里。


              第二章  多变

  因为小谨不上班,之后她和老头的约会也变成随时,有的时候甚至是老丁来
我家。

  有一天,我下班回来,妻子衣衫不整,头发有点凌乱给我开门,饱满的乳房
一大片都裸露出来,我猜肯定是老丁刚来过,阴茎立即就涨起来了。我问妻子是
不是刚做完,她娇羞的扭了我胳膊一把,不敢看我,转身走下洗手间,「你坏,
我去洗澡了啊」。我上前从后面拦住她,把她推倒在客厅沙发上,压在身下吻,
我的手滑过她的大腿伸到裙子里,发现她没穿内裤。我更加兴奋。她一遍回吻我,
一边用小手锤我,「坏死了,脏的,要洗洗啊」,「是不是老头刚射在里面?」

  「知道你还问哈,羞死人了」……我的坚挺滑入了妻溷合着精液和淫水湿润
下身,这一次,她兴奋异常……完事后,我大着胆子告诉妻子,我想看他们两干
那事。

  妻子这次是立场坚定,死活不同意。我就坚持不懈做工作,最后甚至拿离婚
相要挟,她终于妥协了。

  星期六的下午,我不用上不班,妻子就打电话叫来老丁,让我躲在卧室外的
阳台。

  由于这是第一次妻子主动提出约会,老丁自然是欣然赴约,而我就有机会看
到了一场激动人心的大战。

  我的妻子穿着感睡裙,像个婊子一样听话的以各种姿势迎接老男人的奸淫,
时而高高翘着雪白的大屁股让他/ 从后面抽插,时而坐在他的大腿上主动套弄那
粗大的阴茎,在他的大肉棒下娇喘连连,一对雪白的乳房不时被老头的大手玩的
变了型,最后让老男人爽爽的在阴道里射了大量浓浓的精液,妻子还给他舔干净
了大龟头。

  老男人又黑又大的,让我不觉自惭形愧,跟他的比起来我的真是小弟弟
了。

  随后我又让妻子安排老家伙和她在家里干了几次给我看,每次我都是一边看
一边手淫,等老丁走了,我再好好干妻子的小逼。小谨似乎也很享受,每当她
在我窥视的情况下和老头做爱,总是兴奋异常。要知道,当着丈夫的面和老男人
通奸淫乱,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机会尝试的。妻子也不再象以前那么害羞矜持,
在床上越来越放得开了,有时这变化让我都无法相信。

  很快我不再满足偷窥,我让妻子跟老家伙说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关系,两人可
以公开来往,不用避讳我。小谨和老头说了之后,他倒是毫无羞臊,倒是数落为
何不早点把事情挑明。

  这以后,老锻更频繁地来我家和我的妻约会,有两次甚至我在家,他就当
着我的面干。一次,我下班回家,就见两人正在厨房里,老丁把正在做饭的娇妻
裙子解了,内裤扒了,扶着她的细腰就从后面奸淫。

  有一天,妻子晚上睡觉前,不知怎么气愤说了一句,「老丁,真不是个东西」,
我觉得有点突兀,我就问她怎么会这么说,老丁对她做了什么,她开始还瞒着我
不肯说,可等我威胁说,如果她不说,我就自己打电话问老丁给我,她就一五一
十全交待了。

  原来下午老丁带了两个跟他五十来岁的大叔来家里,说是有要和我老婆打麻
将。

 ∩玩了不到两圈,那两个男人就开始不规矩起来,两人一人一边摸她的大腿,
妻子向老丁求救,他干脆就告诉她,这两个是他的好友,让她陪两人玩玩。爱妻
这才知原来事设计好了的,又羞又臊,麻将放下不玩了,要躲到卧室里,谁知竟
被老丁拽住,拉下来坐在沙发上,小谨想反抗,无奈被老丁牢牢把住了手,她面
子薄又不好撕破脸皮,这一来,那两个老不羞就上来肆意猥亵,在我家客厅的沙
发就把我老婆剥的只剩奶罩裤衩,一个强行把腥臭的塞进我妻子的小嘴,让
她给口交,另一个一手摸一只乳房,一边咂她奶子,老丁也不闲着伸出舌头舔她
雪白的大屁股。三个老男人尽情享受我年轻妻子的美丽感的肉体,轮番上阵,
操了她。

  很快到了周末,老丁又跑到我家,单独问我知不知道,他的朋友把小谨也操
了的事情,我说她和我说了。这样,老丁笑嘻嘻和我说,说上次的那两个家伙玩
过之后觉得很过瘾,还想来玩我老婆。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要问问小谨,她可
能不乐意。晚上和小谨云雨之后,我就试探问她愿不愿意,妻子红着脸看着我,
「你舍得啊?」我就说玩玩又没什么损失,而且越多人操过她我就觉得越刺激,
越觉得自己老婆有魅力。「你真变态」,小谨转过去不理我,径自睡去了。以我
对妻子的了解,我知道这个小货已经同意了。这回可有机会了看到那两个男人
怎么操她,于是第二天我就给老丁打电话了,叫老丁带他的朋友下午来我家。

  吃过午饭,我求妻子打扮一番,穿上我最近给她买的感内衣,让她穿上吊
袜带和黑色网状丝袜,感的黑色的高跟凉鞋,外衣是高开叉的旗袍,她一走起
路来两条大腿几乎完全露出来,丰腴的美臀时隐时现,仔细看的话,甚至能看到
吊袜带的带子和她的内裤。妻有点害羞,又不安又兴奋,毕竟要来的两个是陌生
人,和他们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做爱交欢,还是很难为情的一件事。

  大约两点半吧,老丁带着两个老男人来到我家。那两个人初见我,还很不好
意思,毕竟这是个传统社会,他们也只玩过一次群交,就是上次和我妻子,而且
我们的年纪也就比他们儿女大了几岁,而他们来这儿却是要在我面前和我的妻子
交,气氛有些尴尬。老丁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这两个人,高大面目有些丑陋的
老张是老丁的旧同事,另一个矮壮秃顶的老马是个退休工人,打牌认识的。我的
娇妻自从他们进了门一直是羞羞的低着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敢看我们的眼神。

  我大方的让两个男人一边一个挨着我妻子坐下。

  小谨,还不好好陪两位长辈。

  那两个人也有些拘谨,虽然不时色色偷偷的打量我妻子的诱人身材,可还是
不好意思进一步行动。

  小谨,你看人家小孙都这么大方,你还不好意思什么,再说老张他们又不是
生人,上一次我们不是玩的很好吗?

  老丁这老家伙也很想看到我娇妻怎么被玩,一个劲鼓动。

  最后事情还是的由我来搞定,我像个龟公一样解开妻子的几个旗袍扣子,露
出她里面雪白凝脂般的娇嫩肌肤,薄如蝉翼的黑色透明乳罩真是感死了,妻子
那丰满坚挺的乳房鼓鼓涨涨的彷佛都快把那乳罩撑破了,乳头的轮廓清晰可见。

  随后的工作我就交给那两位大伯去做了。

  我和老丁打开电视机,还把音量开的很大,同时装作不在意他们,好让他们
放的开。

  过了两分钟等我们再去看,沙发三个人已经如火如荼了,——那高个老张正
忘情的和妻子热吻,妻子闭上眼睛的神情似乎很陶醉,我猜两人的舌头此时一定
缠绕在一起。她的旗袍已经被脱了,那感的内衣装束完全展现出来,老张的一
只大手正肆意得隔着那薄薄的乳罩抚摸我老婆的奶子,而那个秃顶的老马则跪在
我妻子的两腿之间,分开她的大腿,将脸埋在她的大腿根,不知在舔她的阴户还
是大腿,我们只能看到妻子小腹上感的蕾丝吊袜带,她那穿着那迷死人的丝袜
修长的玉腿大大分开,纤细的足踝上还挂着那黑色凉鞋。

  我和老洞的都很兴奋,下面都搭起了小帐篷。而老男少妇此刻也再不顾我
们的存在,开始进入状态了。

  那个工人出身的老马果真有些粗鲁,见小谨下身的吊袜带碍事不好扒下她的
内裤,干脆就把她那丝制内裤的裆部撕裂,把嘴直接拱到她下身芳草萋萋的耻丘
亲吻起来,用他的舌头去舔我妻子的肥厚的阴唇,老张此时则在主攻妻子的一对
乳房,不知何时他已经把小谨的乳罩拉到她的乳根下面,让她两个雪白饱满的乳
房裸露在外面,他一边低头含住妻子的一只奶子在吮吸,一边伸手爱抚她另外一
只光滑高耸的奶峰,还不时用手指去捻小谨粉红的奶头,几十岁的阿伯像个小孩
子一样玩着我娇妻的漂亮乳房,真不知道被他的子女看到会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

  妻子的身体被两个阿伯一上一下强烈刺激着,她此时已是情欲高涨,兴奋难
耐的下意识的抚弄自己怀里咂奶的老张的头,真像母亲对儿子一样。小谨已经被
我调教的越来越不知廉耻,她完全陷入情欲的汪洋大海里,不顾忌自己丈夫的存
在,彻底放开去享受两个陌生男人对自己身体的爱抚和亲吻。

 〈着她那陶醉的表情和那一身如A片女主角的淫妇打扮,我突然觉得她很适
合去做妓女。象她这么俏丽,又有一副魔鬼身材,去做鸡一定很红。我这个大胆
无耻的想法在后来终于得到了实现。

  这时,舔了我妻子阴蒂很久的老马可能有些忍不住了,解开裤带,把一条粗
大的从内裤里掏了出来,让老张跟他换了位置,示意我老婆给他舔和卵
蛋。妻子很乖的低下头,把洗都没洗的男人就含在樱桃小嘴里卖力的吮吸,
时而还吐出给他舔黑黑的阴囊,爽的秃头老马一塌煳涂。老张也不闲着,接
替老马去亲吻妻子的迷人屄。妻子下身穿着那么感的吊袜带和丝袜加上那双
高跟女凉鞋给老头口交的样,真是让每个男人都血脉贲张

  老马的很快就在我妻子的嘴里膨胀起来,他有些急不可耐得让赤裸的妻
子在宽大舒服的真皮沙发上仰面躺下,向两边分开她的玉腿,一手扶着那龟头又
大又亮的勃起阳具对着阴唇缓缓捅了进去,我那年轻的妻子从喉咙伸出发出一声
让人销魂的声音——喔,啊…

  在近距离看着妻子被老男人插入,让我亢奋的几乎要射了。老丁在旁边也看
的津津有味,还把他的他掏出来用手套弄。

  老张此时也是解开裤带,任裤子落到脚上,把裤衩拉到膝盖,提着让我
妻子给他口交,一手还放在她的胸口不停爱抚把玩她丰满的乳房。老马则时快时
慢,时深时浅地操着我妻子的阴户,一看就是风月场的老手,在玩女人这方面很
有经验和技巧。把我妻子小谨玩得娇喘不停,一边给老张舔一边还呻吟浪叫。

  老丁在旁边也向我夸赞老马的床上功夫,说他以前经常在风月场所打滚,证
实了我的想法。老丁还让我仔细看,跟老马学习怎么把握抽插的节奏。唉,让女
人的丈夫去向奸夫学习怎么操自己的老婆,这是什么事嘛。

 〈着妻子那被撕裂裤裆的黑内裤还随着两人的奸淫不时上下摆动,她雪白平
滑的小腹上的黑黑耻毛时隐时现,而老马那大小不输老丁的在她的小屄里进
进出出,我恨不得冲上去勐插她一顿。这时老马又把我妻子的丝袜美腿架到自己
的肩上,让自己的下身和胯下妇人的下身贴得更近,这样以便插得更为深入。小
谨那穿着丝袜和凉鞋的美足软软的搭在男人的宽阔肩膀上,显得又美丽又风。

  老张已经把从妻子嘴里抽出来,正用手扶着在她乳房上磨蹭,他的
不是很长,但很粗,尤其是那沾满我妻子口水的大龟头更是大得吓人。此刻他正
用他的龟头蹭她那娇嫩欲滴的乳头,我妻子那本来就很敏感的乳头经他这么玩早
已坚硬如豆。

  这会儿轮到老张忍不住了,他让正在我妻子下体孜孜不倦的老马停下来,换
他来操。两人商量了一下,叫我妻子起身站到地毯上,俯下腰并向上翘起屁股,
然后光着屁股的老马站到她前面双手托住她的两只乳房,让她扶着自己的屁股,
同时给自己口交。而老张就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雪白的美臀,把硬的发烫
的粗屌插入她的阴道。

  这个姿势可真够淫荡的,我漂亮的爱妻被两个老头一前一后夹攻着,股间有
淫水不断流下来,浸湿了丝袜,黑色的吊袜带带子更衬得她雪白如凝脂的丰股肥
臀无比诱人。看样子娇妻已经快高潮了,她两腿似乎有些站不住了,让老马的手
更有力地托起她的上半身。老张抽插的速度比较快,他的小腹不停拍打小谨的屁
股发出啪啪淫荡的响声,从我们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阴茎抽插妻子阴户
的情景,真是刺激极了!而我身边无耻的老丁还叫我以后和他一起用这个姿势操
小谨。

  三人以这个姿势做了十来分钟之后,便又换新姿势。这会是老张仰躺在地板
上,我的淫妻面朝着他,用手扶着他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户,慢慢跨坐下去,
坐在他大腿根上上下下主动套弄他的阳具,胸前两个雪白的大乳房也随之上下跳
动,她一手还抓着老马头的大在为他打手枪。她胯下的老张则拼命向上抬屁
股,狠狠顶我妻子的嫩穴,只把她操得呻吟声越来越大。

  由于小谨是背向我和老丁,我们俩只能看到她背后乳罩和吊袜带的带子,以
及那如小兔子般不停颤动的奶子。

  两人又干了约莫十分钟,我妻子全身似乎抽搐了一下,继而不动,我知道她
是达到了高潮,泻过了身。老张也有些顶不住了,他翻身起来,把我妻子骑在胯
下,开始急速抽插起来,看样子他也要射精了。这时我才想到他们都没有戴套,
而且今天小谨也没有吃避孕药,万一怀上了可怎么办。虽然我喜欢自己老婆给别
人操,可我不想自己的老婆给自己生个孽种呀。于是我就赶紧跟老丁说,他让我
放心,说是可以吃事后避孕药。我也没什么办法,也知道这些阿伯办事都不习惯
戴套的。

  终于老张大吼一声,在我妻子又湿又紧的阴道里一泻如注。待他把已经软了
的那玩意儿从我妻子体内拔出来,我看到我妻子褐红色的阴唇里有大量又浓又白
的精液流出。

  我很佩服那个秃头老马,在半边耐心地等了很久,这才上手。他从地上扶起
我那爽的浑身酥软,满面红晕的娇妻,抱着她重新坐到沙发上。他把她放到自己
大腿上背对他坐好,然后照准她的还流着老张精液的阴道口从下向上插了进去,
弄得我妻子又是一声浪叫。老秃头双手环着我老婆的腰,很舒服地向后仰在沙发
上,让她上下扭动屁股,套弄他那大家伙。

  我那感的妻此时就毫无羞耻地正面对着我和老丁,大大分开穿网状丝袜的
美腿,向我们展露出她那正和男人紧密交合的器,被扯坏的内裤下面,我们可
以非常清晰地看到男人粗长的阴茎笔直地抽插她的下身,进出她的阴唇。她闭着
眼睛,嘴里不时哼哼唧唧叫春,一双肥白的大奶和她乳根处黑色的乳罩形成炫目
的色差,不时被老马从后面把玩。老马的卵蛋也真是很大,估计射出的子孙也不
会少。

  老张这时已经穿好了裤子,和我们坐在一起,欣赏春宫。他还不时向我赞叹
我老婆是个尤物,说我是几辈子积下来的艳福。

  老马这个秃头还真是能搞,变换着各种姿势搞我老婆,最后扳起她的一条腿
在她体内作最后的冲刺,小谨发出类似哭泣的呻吟声,不知是兴奋还是痛苦,但
我知道她经历一次高潮了。老马射精之前,把那湿漉漉的阳具抽了出来,凑到我
老婆的嘴边,居然在她嘴里泄了。

  完事后,老马倒是很爽的穿上裤子和老丁,老张聊天,我的娇妻可已经是浑
身无力,筋疲力尽,还得我帮她把乳罩,丝袜,鞋子脱了,给她放水洗澡。她已
经累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感激和略带歉意的目光注视着我。我心里很温暖,甚
至比以前更爱这个娇媚感的妻子。

  晚饭是老丁做的,他留老张和老马在这儿一起吃饭喝酒。我妻子经过休息之
后,很快恢复了体力,又容光焕发地出来一起吃饭。饭桌上开始有些尴尬,毕竟
奸夫淫妇还有这个戴绿帽子的我同桌吃饭天下罕见。可在几个老家伙的劝说下,
我多喝了几杯,连平时滴酒不沾的妻子也被逼得没办法喝得俏脸红红的,话也特
别多,我知道她醉了,也不好意思说她。

  更过分的是她那个该死的老丁,居然极力挽留两个老头和他一起在我家过夜,
我也是有些很多了,没有抗议。不过老张老马家里都老婆和儿女等着,吃过饭就
走了,只有老丁留下来和小谨睡。到底小谨是我老婆还是他老婆,我都快搞不清
了。

  随后的几天,小谨明显情绪不高,有点不大对劲,我也没有多说,感觉可能
是她觉得玩得有点过火。内心还是想做个传统的贤妻良母。此后,她也不怎么和
老丁联系了,一个原因是小谨给老丁家里请了个小保姆,老丁这个老色狼没几天
就把这个农村来的小姑娘搞上手了,让人天天陪他睡,偶尔他还想搞我妻子,不
过小谨不答应了。我和妻子的生活又归于平静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下班回家,刚进门便听卧室传来奇怪的声音,便轻声走
到卧室旁边,从虚掩的门口我看到妻子仰躺在床上,一个谢顶老男人光着身子趴
在她身体上,正抱在一起接吻,男人的手正在伸进她的短裙里探索。我的热血一
下沸腾起来,是老马!上次以后不是没有联系了吗,怎么又搞到一起了。

  老男人在解我妻子的短裙,她的上身也已经被剥光了,两个饱满诱人的雪白
乳房裸露着。在她的配合下,老马顺利地除下她的裙子,露出她里面穿的透明灰
色连裤袜和白色底裤,裤袜的紧绷更凸现她小腹的平滑和臀部浑圆,他很欣赏地
拍了拍我妻子的曲线优美的美臀,赞道——太太,你的身材真的很正点呀。

  小谨回敬似地捏了捏他尚未完全勃起但仍很大的,——你也不赖呀。

  我兴奋得想把这出戏看完,于是就躲在客厅的门后偷看。

  老马不客气地把我老婆的裤袜连着内裤一起扒了下来,两个人赤裸裸地相对
着,谁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

  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69式互舔对方的器,在老男人黝黑皮肤的对比下我
妻子真是雪肤冰肌。待得两人起身,老马开始用惯常的男上女下式操她,这家伙
似乎很有力气,每一次都顶得很深,搞得我老婆呻吟的声音很大。随后,他又让
妻子双手撑着阳台上,他从后面奸淫,两人还不时淫声浪语,

  ……

  一会儿又换成我老婆最喜欢的女上男下体位,只听见噗哧噗哧的干穴声,
两人在极度兴奋中一起达到了高潮。事毕,两人疲倦地搂在一起。看的出来,我
老婆这次玩的很尽兴。她甚至主动要求和老男人一起洗澡。老男人自然是求之不
得,光熘熘地抱起我妻子就进了浴室。

  透过浴室虚掩的门我看到两人在宽敞的浴缸里调情,很快男人又勃起了,在
浴缸里两人就翻云覆雨,大干起来。

  老马临走时,两人还有些恋恋不舍。

  晚上我跟妻子说了看到她和老马做爱的事情,妻子羞红了脸,在我的盘问下,
她才交代,说上次老马来家里之后,就拿了她的手机打给自己手机,记下了号码,
后来和妻子联系,妻子一直不理他,不过他一直不死心,还是经常给小谨发短信
打电话。有一天下午,小谨在家百无聊赖,这时候老马又发短信找她去打羽毛球,
实在觉得家里无聊,她就去了。这样两人就约着一起打了几次羽毛球。有一次赶
上我出差,妻子和他打球时无意说起来我不在家,他就硬要晚上去家里做饭给小
谨吃,妻子拗不过他,也觉得一个人实在无聊,就让他去了,结果晚上老马借酒
又把小谨给操了。妻子觉得老马挺体贴,做爱也很厉害,就偶尔同意和他上床,
被我发现那次之前,已经有过好几次了。

  和老马的事情被我知道以后,小谨一下子就失去了再和他做的兴趣,和老马
也断了联系。女人就是这样子奇怪,对她们来说,也许偷情的快感才是最强烈的
吧。

               (待续)

已经出到第三章了,补齐。
 第三章 商場

                (上)

  「世事難料」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錯,曾經和我妻子雲雨交媾不休的老丁
突然心臟病發作死了。估計是和家裡的小保姆房事太多了,最後他是赤裸裸地
死在床上。

  陳姨那兩個不孝兒女,這次爸爸死了也不回來,只是打越洋電話過來讓我
和妻子代辦,涋k法,這倒楣的事就交給我們了。

  辦喪宴那天,和我們一桌的有個韓老伯是老丁生前好友,他是一家生產辦
公室傢俱廠的老闆,在我們席間的閒談中得知我妻子賦閒在家,便說:「孫太
太,像你這麼年輕的大學畢業生,呆在家裡太可惜了,不知你有浻信d趣到我
們這裡幫忙啊?」

  「謝謝您,其實我以前也是在一家銀行工作,後來家裡有事辭職了,現在
經濟不景氣,工作也很難找。」

  「如果太太你願意,我非常希望你能到我公司來做市場部經理,怎樣?」
說完他又轉過來對我說:「來,小孫,你也表表態。」妻子看我的眼神,意思
是聽我拿主意,我知道她不是很喜歡呆在家裡,於是說道:「難得韓總一片盛
情請你去,你就去試試吧!」

  「那我先謝謝你了,韓總。我敬您!」說著,我妻子舉杯敬韓總一杯,隨
後我又陪他喝了兩杯,席間我們商定小謹下個星期就去他公司上班。

  公司的規模其實不大,所謂的市場部更就我妻子一個人。開始的一個月,
韓總浗o她安排什麼具體的工作,只是讓她熟悉公司的產品和客戶群。等月底
拿銀行卡一看,還有一萬多的薪水,小謹覺得有壓力,要努力幫公司工作。韓
總派她去一家正在裝修等待開業的書店,和那裡的老闆溝通一下,看有浻袖N
售機會。

  當天下午,我妻子就去了那家書店,找到那裡的老闆,他是個其貌不揚的
四十多歲男人,看到來了小謹這麼漂亮的女子,似乎把眼睛都看直了,只等妻
子不好意思地叫了他兩次,他才回過神來。順便說一句,妻子的打扮實在是很
靚,一身